首页北颂 第0349章 财帛动人心

第0349章 财帛动人心

作品:《北颂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我看着像是冤大头吗?”

    寇季阴沉着脸,盯着陈琳疑问。

    陈琳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也不希望官家大婚,办的太寒酸吧?”

    “自然不希望……”

    寇季想都没想的说道。

    他成婚的时候,赵祯差点用爆竹把马行街给炸了。

    虽说赵祯的举动有些儿戏,但是他的心意,寇季却感受到了。

    赵祯大婚的话,他自然不希望办的太寒酸。

    只是他说完话以后,突然意识到了陈琳的话里貌似有点不对味。

    寇季有些狐疑的道:“据我所知,每年朝廷从国库,划拨入内库的钱,有两百万贯左右,加上内库积攒的一些藩属贡品,内库的存钱应该不少吧?

    有那么多钱,还不够官家举办大婚?”

    陈琳眯了眯眼,看向寇季,冷哼道:“内库又不是咱家一个人在掌管。”

    寇季挑起了眉头。

    陈琳这话,饱含深意,寇季却没有追问。

    从陈琳话里,寇季分析出,内库的钱财八成被人动了,而且数额还不小。

    能动用内库钱财的,只有赵祯、刘娥两人。

    赵祯既然没动,那么动用内库钱财的,必然是刘娥。

    刘娥突然动了一大笔钱,做了什么,还需要好好探查一番不可。

    寇季盯着陈琳道:“官家就算要大婚,也到了明年秋末了,到时候不需要广南的钱财,单单是交子铺里赚到的钱,就足够官家举办一个盛大的大婚。

    只是回头分润交子铺红利的时候,你可要帮官家看好了。

    别让别人再拿了去。”

    陈琳冷冷的道:“咱家吃了一次亏,就绝不会再吃第二次。”

    寇季缓缓点头。

    陈琳盯着寇季道:“咱家觉得有一件事,需要提醒一下你。”

    “什么事?”

    寇季疑问。

    陈琳阴测测的道:“从太后失势以后,郭槐那厮去曹府的次数很频繁。听说那厮从曹府榨取了不少钱财。”

    寇季愕然道:“曹府会给他钱?”

    寇季觉得陈琳在逗他。

    郭槐那厮真的要去曹玮府上讨钱,曹玮能把他屎给打出来。

    陈琳老脸一黑,瞪眼道:“咱家说的是曹利用所在的那个曹府。”

    此话一出。

    寇季一脸古怪。

    众所周知,曹利用是刘娥的心腹。

    郭槐又是刘娥的贴身宦官。

    刘娥的贴身官宦,找刘娥的心腹榨取钱财?

    怎么听,怎么觉得,这是个玩笑。

    陈琳见寇季脸色古怪,黑着脸道:“你当咱家跟你开玩笑?咱家说的是事实。”

    寇季心有疑惑,嘴上却说道:“你肯跟我说这些,必然是提前查探过的,肯定不会跟我开玩笑。我只是觉得,一个太后的贴身宦官,找一个太后的心腹,去榨取钱财,为了什么?图什么?”

    陈琳脸色缓和了几分,不咸不淡的道:“咱家怎么知道?咱家就是不想去探查太后的心思,所以才把这件事告诉你,让你去想办法探查。”

    寇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我会想办法去查探一番的。”

    说完这话,二人就不再多言。

    因为赵祯已经巡视了一番交子铺,回到了三楼。

    他刚步入三楼,有些意外的问寇季,“你那个印刷交子用的印刷术……”

    寇季笑眯眯的道:“秘密……”

    赵祯愣了愣,笑道:“那朕不问了。”

    寇季点点头,见时辰差不多了,就提醒了赵祯一句。

    赵祯大方的派遣陈琳下去传令,准许开张。

    在一声声爆竹声中。

    慕崇掀开了一字交子铺的招牌。

    路上的行人们一个个驻足观看。

    只是他们中间并没有几个人懂得交子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所以只是凑在一旁看热闹。

    少顷。

    爆竹燃烧完了以后。

    慕崇让人在交子铺前贴出了告示,大体的讲解了一下交子的用途。

    大宋的读书人很少,但是汴京城里的读书人却很多,一些明年参加春闱的读书人,早已经先一步到了汴京城。

    所以人群中识字的人不少。

    在交子铺的告示贴出以后。

    便有人大声的朗读给了周遭的其他人听。

    很快,围观的行人,都知道了交子的用途。

    许多人行人对此嗤之以鼻,觉得花钱把钱存在交子铺里,纯粹是浪费钱财。

    存在家里不好吗?

    不需要花费,占据的地方也不多。

    所以,交子铺开张以后,过了一个时辰,也没有人去交子铺存钱。

    三楼。

    陈琳盯着楼下的人群,冷嘲热讽的对寇季道:“看来百姓们很聪明,不会被你这些小手段骗到。”

    寇季斜了一眼陈琳,没有说话。

    他唤来了陆铭,趴在陆铭耳边低语了一句,陆铭匆匆下了楼。

    没过一会儿后。

    一辆马车,装着满满当当的铜钱,出现在了交子铺钱。

    坐在车辕上的商人打扮的人,对着交子铺的管事拱了拱手,让人抬着铜钱进了交子铺。

    “自己花钱找人充门面……嘿嘿……”

    陈琳嘲讽着。

    寇季、赵祯二人,齐齐斜了陈琳一眼。

    陈琳一愣,苦笑了一声。

    他只顾着给寇季找茬了,却忘了,赵祯才是交子铺最大的东家。

    若是交子铺没有钱赚,赵祯也就没钱赚。

    赵祯能高兴?

    陈琳赶忙给赵祯赔罪道:“奴婢失言了……”

    赵祯哼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他。

    他目光继续盯着楼下。

    随着第一辆马车到达交子铺以后,后面接连不断的马车开始涌现到了交子铺前。

    一车车的铜钱被送进了交子铺。

    当第十车铜钱到了交子铺的时候,围观的百姓脸上再无看热闹的神情,反而一脸惊愕。

    当第五十车的铜钱运到了交子铺的时候。

    汴京城的百姓们轰动了。

    一些豪门大户也被惊到了。

    五十车的铜钱,可是一个庞大的数目。

    更关键的是,在这五十车铜钱运进了交子铺里以后,交子铺外面,依然有马车不断的涌来。

    从交子铺的门口顺着马车望过去,一眼看不到尽头。

    一些豪门大户的人,立马派遣了府上的管事,赶到了交子铺处查探情况。

    当第一百车的铜钱运进交子铺的时候。

    汴京城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豪门大户的那些家主们坐不住了。

    文武百官坐不住了。

    资事堂里的寇准,也坐不住了。

    就连蛰居在寝宫里的刘娥,也有些坐不住了。

    马匹、轿子,一个个涌现到了交子铺外。

    瞬间填满了交子铺门口的街道。

    一个个达官贵人们,看着那装满了铜钱的马车,一个个眼睛都挪不开。

    陈琳看着留下那逐渐出现的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一脸愕然。

    “还真是……真是财帛动人心呐……”

    赵祯盯着楼下那些熟悉的面孔,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

    他略显深沉的看向寇季,道:“他们上朝,都没这么积极吧?”

    寇季似乎早就料到了有这种场面,所以他脸上没有任何过激的表情,只是淡然一笑,道:“这就是钱财的魅力……”

    赵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继续低头往下观看。

    交子铺前。

    王钦若、李谘凑在一起,盯着那一车车的铜钱。

    王钦若目光贪婪的道:“谁家竟然有如此海量的钱财?”

    李谘目光中倒是没有贪婪,只是望着那一车车的铜钱,若有所思的道:“据说是蜀中的商人……”

    王钦若嘿嘿一笑,“如此海量的钱财,也是商人配拥有的。”

    李谘赞同的点头道:“应当交给我三司掌管。若是我三司能掌管这笔钱财,很多事情就不需要那么费心费力的谋划了。”

    王钦若看向李谘,会心一笑。

    李谘看向王钦若道:“听说你有一位故旧,在巡检司任职。让他们去试试水,看看这交子铺里的水有多深,背后又是谁在撑腰。”

    王钦若笑眯眯的道:“刚来的路上,老夫听人说,寇府的那个小崽子跟这交子铺有所关联。”

    李谘听到这话,冷冷的一笑道:“摆出了这么大一块肉出来,惦记上这块肉的,恐怕不止你我。

    先让人去试试水,给那些正在观望的人做一个表率。

    只要惦记上这块肉的人一拥而上。

    我们就有机会坐收渔利。

    到时候别说是寇府的小崽子了,就算是寇准出面,也挡不住我们取财。”

    王钦若笑容灿烂的道:“寇准也不敢得罪所有的勋贵……除非他别有二心……”

    李谘笑着点点头。

    然而。

    诚如他二人所言,看到了这么一块肥肉出现以后,惦记上他们的,确实不止他们二人。

    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位置。

    高处恭、曹玮并肩而立。

    高处恭盯着那些海量的铜钱,眯着眼,低声道:“交子铺的东家是谁?”

    曹玮没有隐瞒,直言道:“据说是寇季跟蜀中的几个商人。”

    旁人不清楚交子铺的底细,曹玮倒是了解一些,毕竟曹佾整日里跟寇季厮混在一起,曹府的人一直关注着寇季,寇季前前后后数次到交子铺,曹府的人也知道。

    而慕崇三人不过是一介商贾而已,他们敢把这么多钱财一次性拿出来,必然有所依仗。

    所以很容易联想到寇季身上。

    高处恭听到这话,若有所思,“寇季那小子也太胆大了吧。如此多的钱财一次性拿出来,也不怕别人惦记。”

    曹玮似笑非笑的看向高处恭,道:“你惦记上了?”

    高处恭翻了个白眼,瞥向曹玮,“你难道不惦记?”

    曹玮淡然笑道:“寇季那小子做事向来有章法,他敢把这么多钱拿出来,必然就有手段保住这些钱。我了解他,所以我对这些钱没有贪念。”

    高处恭讥笑了一声,没有多言。

    他不相信曹玮看着这些钱财不动心。

    他又哪里知道,曹府早就在寇季身上下了注。

    如今曹佾先是拿到了万象楼的份子,又拿到了城外正在营造的纺织作坊的份子。

    万象楼的份子值不值钱,已经不需要多说。

    汴京城里但凡对钱财贪心的人,背地里都算过万象楼每一年的盈利。

    知道万象楼有多赚钱。

    城外的纺织作坊,规模庞大,用的又是不用花钱的流民,不赚钱那才奇怪。

    单是万象楼、纺织作坊的份子,就已经让曹府吃的饱饱的了。

    曹玮又岂会跟寇季撕破脸面,冲进交子铺去跟其他人厮杀。

    虽说曹佾如今赚的钱,不会入曹府的府库,但那仍旧是曹府的钱。

    曹玮、高处恭二人心中各有盘算,二人站在哪儿没有在多言。

    站了许久。

    高处恭猛然瞪大眼,低声骂了一句,“这个棒槌……”

    曹玮循声望去,就看到了一个纨绔子,领着一棒子狗腿子,冲进了交子铺里。

    他也暗骂了一句。

    “确实是个棒槌……”

    冲进交子铺的那个纨绔子。

    他们二人也认识,是石府二房次子石孝孙。

    其父是石守信的次子西平郡公石保吉,其母是太祖次女晋国大长公主。

    依靠祖辈的蒙荫,混了一个西京左藏库使的闲差,领着一份俸禄。

    平日里在汴京城里厮混,是个有名的浪荡子。

    这厮也是跋扈惯了,见到了海量的钱财,就收不住自己的手,连人家跟脚也不探查清楚,就赤膊上阵,往进闯。

    他不是棒槌,谁是棒槌?

    石孝孙进了交子铺,钱乐主动迎上前,笑呵呵的问道:“客官可是要存钱?”

    石孝孙大大咧咧的道:“你们东家呢?本公子有大生意要跟你们东家商量。”

    钱乐一愣,上下打量了一番石孝孙,再看了一眼石孝孙背后那些飞扬跋扈的狗腿子们,顿时猜到了此人是来闹事的。

    他也没道出身份充大头,而是笑眯眯的道:“我们东家在三楼,我找人带你上去。”

    “那还不快点?!”

    石孝孙大声催促。

    钱乐让人带着石孝孙上了二楼。

    到了二楼楼梯口,守在楼梯口的侍卫们拦下了石孝孙。

    “你不能上去!”

    侍卫们冷冷的开口。

    石孝孙讥笑道:“这汴京城里,就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识相的给我滚开,不然我就让人把你们扔出去。”

    “让他上来。”

    寇季从三楼楼梯口伸出了一个脑袋,笑眯眯的吩咐了一句。

    石孝孙带人进了交子铺,寇季、赵祯二人看得清清楚楚。

    也猜到了这厮是来闹事的。

    所以寇季特地让人放他上来,准备给他一个惊喜。

    石孝孙瞧见了寇季,微微一愣,但却并没有惧怕寇季。

    他可是正经八百的皇亲国戚,没必要惧怕寇季。

    而且他母亲还活着,纵然他闹出了多大动静,有他母亲护着,谁也处置不了他。

    石孝孙冲着侍卫们冷哼了几声,迈步上了楼梯。

    他身后的狗腿子却被拦在了楼梯口。

    他对狗腿子们吩咐了一声,“你们就在此处待着,少爷我也是有身份的人,这交子铺的东家,不敢拿我怎样。”

    说完这话,石孝孙丢下了狗腿子们,继续攀着楼梯向上。

    一边走,一边质问寇季,“你是交子铺的东家?”

    寇季笑眯眯的道:“算是……但不是大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