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仙道长青 第四十五章紫府九层

第四十五章紫府九层

作品:《仙道长青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何骆仇与白玉珠修为都到了金丹九层,两人在玄阳宗关系紧张,互相之间多有争斗。

    白思行的事情一出,白玉珠就将怀疑的目标放在掌门何骆仇身上,怀疑他故意泄露白思行的踪迹,剪除自己在宗门的臂助。

    白思行知道轻重,他知道除了几位金丹老祖,知道自己情况的还有四个门徒。

    白思行是雌雄同体,这种体质的修士男女之欲极为强烈,虽然白玉珠不允许他修炼双修法术,但是他还是收下了几个弟子双修,这些弟子也对他的情况知根知底。所以他稍微迟疑了片刻,依旧将此事告诉了自己的姑姑。

    白玉珠狠狠的看了白思行一眼,愤恨的说道:“快,将你这四个弟子找来,先用问神符,看消息是不是从他们口中走漏?”

    听了姑姑的训斥,白思行急忙返回洞府,却发现自己的二弟子杨续摇竟然已经逃走。

    白思行急忙将消息告诉了白玉珠,收到这一消息,白玉珠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在太上长老闭关的关键时刻,只要何骆仇没有突破底线,她也不愿意与何骆仇决裂,引发严重的内部冲突。

    “杨续摇逃走了没有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报仇,离开了宗门,杨续摇只能沦为散修。在青璃海这种地方,无依无靠的散修根本不足为虑。当务之急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怎么从赵乐山、历应元手上逃走?”

    白玉珠的思维非常敏锐,一下子就抓住了白思行最想绕过去的话题,见白玉珠追问,白思行只能取出一张空白的幽冥血誓契约,苦笑的摇了摇头。

    “好了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此事是否涉及到元婴期修士?”

    见白思行没有开口,白玉珠默默点了点头道:“此事我暂且不插手,不过逼你签下誓约的修士,还是有蛛丝马迹留下。

    既然他们是从玄阳岛方向过来,你先去岛上几座坊市打听打听,也许能找到线索。对你这位救命恩人,我们也要有所防备,最起码要知道他们在何处立足。”

    离开了白玉珠洞府,白思行很快就将岛上几座坊市转了一圈,终于在赤云楼找到了青禅的记录,然后从赤云楼执事长老罗碧玉口中打听到了不少青禅的消息。

    张志玄二人在赤阳城定居了一年半时间,与林家人关系很亲密,还开办了固定了店铺,这种消息,根本不可能瞒过玄阳宗这个地主。

    白思行顺藤摸瓜,很快就查到了百宝阁上面,甚至悄悄地跟踪了与百宝阁贸易的灵舟,他不过花费了大半年时间,就将大方岛海域摸得清清楚楚。

    “柳灵均竟然在大方岛控制了一块地盘经营,究竟为了何事?她是神水宫的客卿长老,虽然这些年当了神水宫的打手,可是也得到了神水宫的庇护,难道她与神水宫已经反目?还是仅仅想要狡兔三窟?或者这几座岛屿不同寻常,上面有珍贵的灵物?

    可惜柳灵均的弟子修为虽然低,神识却不比我弱几分,如果上岛探查,只怕很快就会暴露。此人身上有柳灵均留下的紫阳天火,我可万万不是对手。即使找来了姑姑也会两败俱伤,人家与元婴期修士的关系可是远超我们与墨老祖。

    只要他们不是针对宗门,我就当是看不见吧!”

    白思行挣扎了很长的时间,最终还是不敢与青禅接触,悄悄地返回了玄阳宗。

    “怎么样,有没有收获?”见白思行回来,白玉珠直接问道。

    白思行点了点头道:“他们在经营一片群岛,规模还很小,距离玄阳岛也比较远,算是宗门势力范围最边缘的领土。”

    “既然涉及到元婴期修士,我们能不插手就不插手。只要不针对我们,也许过些年还能交一交朋友,共同抵挡无逅宗的扩张。”

    因为玄阳宗、无逅宗都没有大张旗鼓的追究,赵乐山、历应元两人失踪的事情仅仅在无逅宗引起了一点儿波澜。

    就这样花开花落、春去秋来,眨眼间又过去了三年功夫。

    三年中,寒烟的修为不仅提升到了紫府八层,张志玄与青禅二人的法力也有进步,就连参悟太阳金书,也有些进展,多多少少对二人有些感悟。

    岛上的修士,也增加了三位筑基,其中两人服用了筑基丹,另一人却是意外,没有服用筑基丹就成功破关。

    张志玄三人都是自控力出色的修士,并不会沉迷参悟太阳金书而影响到了道途,每日仅仅花很少的功夫,二人经常讨论得失,有时候寒烟也会加入。

    三年时间之中,几人都有些收获,张志玄更是在半年前突破了境界,修炼到紫府九层,距离金丹仅仅像差一步。

    他修炼到紫府八层已经长达十年,中途还服用了珍贵的四阶上品灵丹,在三年前就差一点突破瓶颈。

    在这三年的修炼中,因为参悟天书,张志玄收获不小,终于到了紫府期的最后关头。

    一日就在三人相互讨论的时候,忽然从外面传来一道传音符。

    见张志玄一脸凝重,青禅眉头一皱道:“怎么了,志玄哥?”

    “云鲸号发来传音符,有外敌入侵,黄沙岛已经失守,胜利号被敌人击沉,除了李玉林,剩下的四个修士都没有保住,其中包括昊陵。”

    张志玄等人来到大方岛已经二十年,其中收岛上筑基为徒也有十八年功夫。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多少感情,收七人为徒有很多功利之心,十几年接触下来,面对这七个办事尽心尽力的弟子,三人也逐渐接纳了他们,这些年也多有照拂帮助。

    “是什么人动的手?”

    张志玄道:“按照孟真传音符上所说,是烟霞盟动的手?”

    寒烟苦涩的说道:“我们与烟霞盟因为云鲸兽结仇,没想到十几年时间后,他们竟然真的找到了我们。”

    “人家处心积虑准备了多年,按照孟真所言,围攻黄沙岛的敌人,不仅有四阶宝船,还有几个紫府期高手。要不是我们宝船舰队规模不小,就连云鲸号、月牙号两艘宝船也保不住。

    不过我估计是敌人故意的,显然想要围点打援,引诱我们入毂。”

    张志玄站起身来,一展袖袍道:“既然烟霞盟胃口大开,我们也要试一试他的胃口,让谢烟霞撑破了肚皮,顺便为昊陵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