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轮回引路师 第四十章 碧魄剑来历

第四十章 碧魄剑来历

作品:《轮回引路师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我这样对你,我怎么对你了?”徐晓也有些忍不了了,仿佛一直压制住的怒气一下子全都发泄出来了,“你看看你这几年的变化,你觉得你还是你吗?曾经的你温柔贤惠,但是这几年你却越来越无理取闹,动不动就发脾气,你自己想想你是怎么对娘的,本来娘身体就不好,哪里能容你那般训斥?我眼看着娘的身体越来越不行,我就想着让她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抱上孙子,但是只要我跟你提孩子,你就生气,还说我是在说你生不出来……”徐晓说到这自嘲地笑了笑,“确实,你也生不出来,那我就只好让别的女人来了呀……”

    “相公,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陈芸儿跪着扑到徐晓的身旁,紧紧地攥住徐晓的手,徐晓挣扎了几下没有结果就任由她拉着,只不过眼睛却是片刻也没有落到她的身上。

    “相公,我是因为太爱你了,我不能让别人抢走你,而且你说过,你这一辈子只爱我一人的……”

    “我是说过,但是你对娘的样子,我娘为了我受了不少苦,我不想让她老了老了也不能安稳!”说着用力甩下陈芸儿的手,转过身来对要引渡他的无常说道:“咱们走吧。”

    “相公,你别走啊,相公……”陈芸儿还是不死心,伸出手还想要拉住徐晓,但是徐晓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径直地往外走。

    我轻轻地走到她的身旁,“别哭了,你这最后一面见也见了,我们也该走了吧……”

    我说完就要拉着陈芸儿走,经过刚才的那场闹剧,陈芸儿就像丢了魂似的,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任由我拉着她走。我们还没走几步就被赤玄还阻止了,“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情吗?”我有些奇怪,不是事情已经解决了吗?陈芸儿的事也不归我们管啊,不得等我回到地府再发落吗?

    “还有什么事吗?”

    “我有事要问陈芸儿……”赤玄紧盯着陈芸儿,仿佛要将她穿透一般。

    我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我的时间可是非常金贵的,如果这些时间用在修炼术法上,说不一定我的修为还会有大的突破呢,用在这真的是浪费了。现在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我的修为提高,这样一来,我就能更强大,遇到危险也就不怕了。

    “抓紧问吧……”

    “碧魄剑是哪里来的?”赤玄开门见山地问道。

    陈芸儿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有些飘忽不定,“我不知道……”

    “我要听实话,同样的话我不想说两遍!说,谁给你的!”

    “我回到家就在我的梳妆台上,上面有字条,我也不知道是谁给我的……”陈芸儿竟然能将如此重要的事情说的如此云淡风轻。

    “不说是吧?”赤玄往后退了退,不知道嘴里叽里咕噜说的啥,那把地上的剑竟然自己动了起来,随后径直飞到了七天神医的手中。七天神医也被他这一波操作给惊呆了,但是随后却又换成了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

    “七天神医,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讲的吗?”赤玄看着满不在意的七天神医,有些不高兴了。

    “我有什么话要讲的?”

    “是你把碧魄剑给陈芸儿的吧?”

    “自然不是!”

    “那,这个,你要如何解释?”赤玄指着七天神医手中的剑说道。

    七天神医笑了笑,“我这剑前几天就丢了,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我怎么知道会在这呢?”

    “你说,你的碧魄剑前几天丢了?”

    “没错!”

    “竟会如此之巧?”

    “就是如此之巧!”

    “那你之前为何不说?”

    “这家丑还不可外扬呢,我们这偌大一个府邸丢了一件东西还要向你禀告不成?”

    “但是碧魄剑有召回的咒语,你为何不用?”

    “你既然知道碧魄剑有召回的咒语,那你也应该知道这种咒语只有在比较近的地方才能发挥作用的……”

    赤玄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七天神医就说他也找不到别的语言来反击。

    赤玄对着七天神医鞠了个躬,非常有礼貌的说道:“嗯,之前态度有所不对,请将见谅……”

    “无妨,反正又不是你一个人对我有误解……”七天神医说着还人家眼神往我这边瞟了瞟。

    我有些奇怪,这站着不说话还能躺枪啊,“你看我干什么?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七天神医还往我身边凑了凑,笑着说道:“对,你什么都没说,但是你已经做了……”

    在我看来,他的态度里面满满的都是挑衅,我做了,我对他做什么了。我觉得我这几天一直安分守己,谨遵赤玄的教诲,对自己的言行举止一直都有所收敛的呀。

    “慢着,这句话我不同意,我这几天可什么都没做……”

    “但是你吃了我的药不付钱这个怎么解释?”七天神医略有深意的看着我,就好像我要赖他帐一样。

    “我不付钱,不是因为我没钱吗?我不是说过用做工来抵吗?”

    “好,用做工来抵,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话说出口,那就一定要做到!”我这话刚说完他就立刻说出口,生怕我会反悔似的。

    我也是被他说话这话赶话着急了,没有思考就说出了口,虽然说吧,我也没有想着耍赖,但是你想他如果不提,我能不来就不来呗。

    可是就算他那样说了,我也有办法耍赖,“我又不是君子,我是女的呀……”

    “你……”他被我气的说不出来话,转过头来看着赤玄,仿佛在求救。

    “筱璇!”赤玄瞪着我,故意将声音提高了说。

    我就知道他会这样对我,这个欺软怕硬的人哎。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这不是跟七天神医开个玩笑吗?你以为我会真的耍赖吗?这药已经进到我的肚子里,钱我肯定是要给的。”我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这样最好,只要我们的筱璇姑娘记得就好……”说着又往我身边走了走,“那你也想好什么时候开始的吗?”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干什么你不是说过你们府内不缺我这个扫地的吗?为什么现在又那么急了?”

    “我们是不缺呀,但是你欠我的东西,我不能让你白欠着呀,我这个人把帐算的非常清楚,既然你欠我的了,就算我不缺,但是你也要还给我呀……”

    “给你给你都给你,一分钱都不好了吧……”果然是无奸不商,身为一个大男人,还是一个有钱的大男人,竟然还给我一个小女子这般斤斤计较。

    “这样最好,那就请姑娘给我一个准时间吧……”

    我本来想一生气给他说个明天或后天的,但是我一想,万一正好有灵魂需要我引渡呢,不能这样说,在他面前我说出去的话就要履行,如果不履行的话肯定会给我编排一大堆的罪过,“我看着办吧,只要我有空就来,行了吧?”

    “那行,只要姑娘记得就行,一个月整哦……”

    “好啦好啦,知道了……”我实在是有些无语,一个大男人的,为了我这点做工时间磨磨唧唧的真的是让人很无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