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诡秘之主 第五十一章 “赌神”道恩

第五十一章 “赌神”道恩

作品:《诡秘之主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德州扑克的核心规则很简单,就是用自己的两张底牌和五张公共牌任取其三组合,谁的大,谁就赢,而公共牌分为三轮发,第一轮三张,第二轮一张,第三轮一张,每一轮都可以叫注、跟注、加注,直到无人再加,或者只剩一人没有弃牌。

    克莱恩把玩着手里的筹码,占卜出接下来几把之中,自己会有比较幸运的时刻,但具体是哪一把,他就看不清楚了,毕竟这只是一个简单而快速的占卜,效果不是那么好。

    用这种方式和普通人、低序列者玩,只要找准策略,不成问题,可对付半神肯定是不行的,就连想赢中序列者,都比较难……难道每玩一把,都要闭目养神,做一次完整的“梦境占卜”?呵呵,这样一来,道恩.唐泰斯说不定会有“沉睡的赌神”这种绰号……克莱恩暗自感叹,继续之前看完就弃牌的风格——他目前已分别输了一个小盲注和一个大盲注(也就是二分之一底注和一个底注,而这次牌局的底注是1镑),在轮到自己的两把。

    这个时候,克莱恩注意到了一件事情,丘纳斯.科尔格这位军情九处的副处长在这一把里,输给了艾弥留斯上将20镑。

    “贿赂”成功……艾弥留斯上将应该看得出来丘纳斯使用了“腐化男爵”的力量,但却未必知道这位军情九处的副处长是半神……下一把,嘿,肯定很好玩……克莱恩精神一振,在侍者将两张新的底牌送至他的面前后,竟没有掰起一角,确认牌面,直接把手里把玩的那枚金属筹码压到了底牌上,摆出一副不看牌跟到底的架势。

    连续两个人弃牌后,气质严肃古板的艾弥留斯.利维特随意看了下底牌,数出价值5镑的筹码,丢入了桌子中央,毫不意外地做了加注。

    又是一人弃牌,马赫特议员跟了5镑的注,紧接着,颇有硬汉味道的丘纳斯.科尔格再次加注,甩了总计20镑的筹码出去。

    加尔文上校又确认了下自己的底牌,表示跟注。

    剩下的那位弃牌后,道恩.唐泰斯没去具体数,抓起一把筹码,扔了出去。

    “20镑,跟注。”负责点数筹码的侍者只是看了一眼就准确说道。

    “我还以为有50镑,看来还不熟悉这种筹码啊。”鬓角斑白气质出众的道恩.唐泰斯失笑说道。

    不过,他没有真的补上剩余的30镑。

    此时所有人都已表态,又一次轮到了艾弥留斯.利维特。

    这位海军上将连看都没有看剩余的人一眼,拿起5片10镑的筹码,丢了出去

    “再加。”

    他没有一点情绪的波动,就仿佛在说来一杯红茶,可那难以言喻的威严和一张公共牌都未看到就连续加注的行为,让整个牌桌的气氛都变得颇为凝固。

    这种情况往往意味着艾弥留斯上将的底牌极好,或者是一对a,或者是一对k,或者a加k。

    马赫特议员决定弃牌,丘纳斯.科尔格摸了摸自己高挺的鼻梁,用深蓝近黑的眼眸左右看了看道

    “跟注。”

    加尔文上校又一次确认起自己的底牌,犹豫了十来秒后选择弃牌。

    道恩.唐泰斯摸了摸压在两张底牌上的金属筹码,露出一抹笑容道

    “跟注。”

    经过这一轮表态,牌局的玩家只剩下三人,然后,负责发牌的侍者将三张公共牌依次送至桌子中央摊了开来

    “黑桃2,红心9,黑桃k。”

    首先叫注的是艾弥留斯.利维特上将,他身体微微前倾,以一种极有压迫力的姿势道

    “50镑。”

    他直接就从1镑的底注加到了50镑!

    马赫特议员、加尔文上校等人,哪怕没有参与牌局,这一刻也莫名有点窒息感。

    “……”丘纳斯.科尔格身体微有颤抖,可最终还是抓了50镑筹码扔出去。

    道恩.唐泰斯瞥了这位军情九处的副处长一眼,竟完全没感受到压力般笑道

    “跟注。”

    听到这句话,加尔文上校侧过脑袋,对蓝眼幽邃如同夜晚湖泊的道恩.唐泰斯点了下头,表示认可。

    在他看来,对一位目的是输钱的人来说,艾弥留斯上将的气势压迫不会有任何作用。

    此时,红马甲侍者发出了第四张公共牌

    “黑桃9。”

    牌面出现了三张黑桃,同花的概率一下变大,可艾弥留斯上将依旧没有一点犹豫,平静地推出了一叠筹码

    “100镑。”

    丘纳斯.科尔格的手指在自己的底牌上连续敲击了几下,显得不太有自信,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跟注。

    道恩.唐泰斯又看了这位少将副处长一眼,保持着温和的笑容道

    “跟注。”

    他到现在为止,都未看过自己的底牌,让加尔文上校略有点担忧,认为这样的表演委实过火,就是一副送钱的姿态,风格相对保守的艾弥留斯上将未必会接受。

    这个时候,红马甲侍者发出了第五张公共牌

    “梅花2。”

    如此一来,整个公共牌彻底成形

    “黑桃2,红心9,黑桃k,黑桃9,梅花2。”

    “200镑。”艾弥留斯上将哗啦一声推倒了一堆金属筹码,气势极为惊人。

    丘纳斯.科尔格先是做了次深呼吸,随即推出了两叠筹码

    “500镑。”

    这一笔钱已相当于他明面上的半年薪水。

    这是想诈唬?加尔文上校和马赫特议员对视了一眼,觉得科尔格少将表现得略有点明显,很容易被看穿。

    要知道,玩德州扑克,除了要做资金管理、概率计算,很多时候也包含一种心理层面的博弈——无论肢体语言、表情态度,还是加注风格,都会泄露个人的底牌。

    当然,也有厉害的牌手会用这些细节故意误导对手。

    道恩.唐泰斯上下打量了丘纳斯.科尔格几眼,忽然笑了一声,接着与之前几次一样道

    “跟注。”

    艾弥留斯上将抬起了双手,预备推出剩余所有筹码,用气势压倒对方。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动作突地停顿了下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些许凝重。

    沉默了几秒,他平静说道

    “跟注。”

    到了这一步,就可以开底牌,比大小了。

    艾弥留斯上将首先翻开了自己牌,一张黑桃a,一张黑桃10,和公共牌里的黑桃2,黑桃k,黑桃9,组成了同花,这算是相当大的牌了,比它大的只有葫芦、四条、同花顺和皇家同花顺。

    “到你了。”艾弥留斯随即催促了丘纳斯一句。

    丘纳斯先翻开了一张牌,那是一张方块k,与公共牌组成了k、9两对。

    紧接着,他拿起了第二张底牌,这个时候,红马甲侍者那里剩余的扑克隐约模糊了一下。

    啪!

    那张底牌被甩到了桌上,显露出模样

    “梅花9!”

    “什么?”马赫特议员等人愕然出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意味着丘纳斯.科尔格组成了一个葫芦,3个9,1对k!

    这比同花大!

    “不好意思,葫芦。”丘纳斯看向艾弥留斯上将,笑着说道。

    然后,他转头对道恩.唐泰斯道

    “你可以开牌了。”

    “我也很好奇这会是什么牌。”道恩.唐泰斯微微一笑,拿起压在面前的金属筹码,很是随意地将两张底牌翻开丢了出去。

    “咦……”

    “什么?”

    ……

    加尔文上校等人纷纷揉了揉眼睛。

    道恩.唐泰斯的底牌是非常小的一对

    “红桃2,方块2。”

    而公共牌里,恰好也有很小的一对

    “黑桃2,梅花2。”

    它们组成了四条,最小的四条,但比所有葫芦都要大!

    “赞美女神!”道恩.唐泰斯眼露惊喜地在胸口画了个绯红之月,一副他也没想到的样子。

    “精彩的一局。”艾弥留斯上将愣了一下后,轻轻鼓掌道。

    丘纳斯.科尔格深深看了道恩.唐泰斯一眼,叹息笑道

    “没想到最后的赢家是你。”

    克莱恩回以微笑,并在心里嘀咕道

    “我赢你们是应该的,一方面,艾弥留斯上将只是喜欢用气势压迫,没真正靠非凡能力作弊,而你则把注意力和非凡能力都放在了艾弥留斯上将那里,忽略了我,另一方面,和你们打牌的人其实叫‘赢家’恩尤尼。”

    不看底牌,当然就是全凭运气!

    在把金属筹码压到底牌上时,克莱恩已然和“赢家”恩尤尼对换了位置,互相变成了对方的样子!

    虽然加尔文上校之前有让他故意输掉那1000镑筹码,但看到丘纳斯.科尔格后,克莱恩就决定要赢上一笔。

    这不是说他舍不得那些钱,他的主要目的是,引起那位军情九处半神的注意,趁机与对方熟悉,建立联系!

    只有这样,克莱恩才有机会从丘纳斯.科尔格那里取得情报,甚至完成袭击,毕竟,这是一位半神,在贝克兰德想要对付他,必须足够谨慎和小心,没有一击必中的把握或者能将他调离贝克兰德,宁愿放弃行动,否则肯定会暴露目的,惨遭贝克兰德多位半神乃至天使的围观。

    接下来到结束,克莱恩有输有赢,最后不仅保住了那1000镑筹码,还额外赢了近1000镑,这个过程中,加尔文上校屡次示意道恩.唐泰斯输钱,都被对方用运气太好,怎么打都输不了搪塞了过去。

    牌局散场,第一个笑着走向道恩.唐泰斯的人,正是丘纳斯.科尔格少将。

    s这里德州写得很简略,省了很多东西,要不然还得解释什么是枪口位置,什么是3bet,什么是转牌圈,河牌圈,这就太麻烦了,和书的基调不符,毕竟这是奇幻小说,不是打牌小说,不能从巫师3变成昆特牌3,重点是打牌的目的,而不是打牌本身,所以,我都尽量以最简单最能读懂的方式写出来,和实际的叫注加注策略可能有很大差别,切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