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大宋有毒 938 天意!

938 天意!

作品:《大宋有毒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既然苏兄问起,小弟也不隐瞒了,说起来还要感谢青骢马那一蹄子。自打小弟脑袋被踢过之后,时常会有怪梦相伴,小弟只是按图索骥而已,并无真才实学。”

    得,终于有人又问起这个问题了,上一个是神宗皇帝,自己不得不回答,现在是苏老头,也不好搪塞,干脆还是老一套吧。

    宋代士人大多抱着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态度,不是说不信神鬼,只是不主张太过传扬,要理性对待各种怪异现象。但并不是真的无神论者,实在解释不通的事情也习惯往神鬼脑袋上扣。

    “天意啊,天意,真是天意,天佑我大宋!只是不知天意究竟如何,晋卿可否与为兄透露一二?”和宋神宗一样,苏轼也听得半信半疑。不信吧,事实摆在面前无法用寻常道理解释,信吧,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位缺少点神的模样。

    “呵呵呵……小弟也知道的不多,姑且就把梦中所得片段与苏兄说说,权当故事,可信与否还需由后人评判。大家一起过来吧,都听听。”

    讲故事,洪涛非常乐意,反正也是讲,听众越多效果越好。此时海上风平浪静、阳光明媚,在后甲板上来个茶话会,也算打发时间的好办法。

    “这东西叫做火车,但沈大人觉得应该叫做蛇车。不管叫什么,功能都是一样的。它由一种叫蒸汽机的机器驱动,可载货几十万斤、载人几千,沿着铁轨日行千里,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只需沿途加水加泥炭。”光说还不全面,洪涛去舰长室里把小黑板拿了出来,一边画一边讲解,生怕有人听不明白。

    “这……这怕是太过匪夷所思了吧!”其实画了照样很难听懂,提问的是苏轼,没吱声的王小丫、王冠、莲儿也是满脸迷茫,怎么也想象不出来重载几十万斤,还能日行千里是个啥概念,连可以借鉴的东西都找不到。

    “目前沈大人正在楚州铺设到扬子镇的铁轨,不出大意外明年初第一辆蛇车即可上路。只要试验成功,不出五年大宋就会出现第一条真正的铁路。在小丫她们的有生之年,定能从幽州坐上火车,几日内即可舒舒服服的抵达泉州,沿途既不颠簸又不用忍受风吹日晒,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皆可一路畅通。”

    想不出来就对了,即便如沈括那样的蒸汽机发明者,初次听到火车时也是不敢相信。但事实胜于任何雄辩,不到一年他就在黄怀安的帮助下,于楚州城外废弃的化学工厂里造了一条缩小版的铁路和一台耕牛差不多体量的火车头。

    经过十多次试验改进之后,不光信了,还死皮赖脸的缠着洪涛要了一笔启动资金,非要成为大宋第一个机车设计师。铁路工程师的职称让给了黄怀安,在这方面他真不比上当年在金明池修建了干船坞的黄中贵。

    现在他们俩就窝在楚州通力合作呢,一个造车头、一个建铁轨,忙的不亦乐乎。再和沈括说什么飞机不飞机的已经没用了,他真不是好高骛远光耍嘴皮子的洪涛,坚信千招会不如一门灵的道理。

    “既然是存中的手笔,想来不会有差,就怕老朽赶不上喽……”人的影树的名,洪涛磨烂了嘴皮子也只让苏轼半信半疑,可一提沈括的名字老头立马就信了九分,不再存疑,反倒自怜自叹了起来。

    “大官人,若是蛇车通了,那我等岂不是要失去大半主顾!”文科生遇到新事物,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抒情,工科生则想的更具体。和苏轼比起来,温小豹就是纯粹的工科生,越听眉毛皱的越紧,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没错!要是大家运货都用蛇车,那我等的饭碗岂不是砸了!”王冠既不是文科生也不是工科生,更偏向于商业。原本还在饶有兴趣的听故事,被温小豹这么一提醒也琢磨出不对劲来了。按说他应该比温小豹更担忧,蛇车一出现抢的就是船运的市场份额,温家并不是直接受害者,只能算吃瓜落的。

    “蒸汽机不仅能取代牛马带动蛇车前行,同样可以装在船上代替风帆。想一想啊,没有了风帆的羁绊,可以造出几万料、十几万料的大海船,不管有没有风、也不管逆流还是顺流都可以出航。蛇车是方便,但它需要开山架桥铺设铁轨,成本很高。蒸汽船则只需要水道即可通行,速度虽然没有蛇车快,但运输成本更低。船运不仅不会被蛇车抢了买卖,还能和蛇车互相补充。先由蒸汽船把大宗货物运到码头,再装上蛇车深入内陆,才是以后的运输方式。”王冠和温小豹能凭空想到这一层已经很不容易了,洪涛没再卖关子,直接道出了答案。

    “温家愿助大官人一臂之力,漳州、济州岛、温州的船厂全交给大官人建蒸汽船!”这个答案里信息量有些大,蛇车还没搞明白呢又出来个蒸汽船,众人一时间陷入了大脑短路状态。

    温小豹对商业不太感兴趣,关心的内容只有造船一点,恢复的最快,并马上做出了正确决定,即便倾家荡产也要把蒸汽船学会。

    这就是遗产和家教的作用,当年温老头就是靠着武装货船起家的,不到十年就让温家成了大宋一等一的船匠,不敢说家财万贯有多大权势,可是在沿海城市里提起连江温家,还是很受尊重的。

    父辈创下了基业,儿孙不光要守好,还得琢磨着如何更上一层楼。温小豹在这方面就很有心得,既然武装货船能让温家崛起,这个啥蒸汽机船就必须学会,听上去好像比武装货船还厉害。

    “……嘿嘿嘿,小弟知道大人不发愁钱,可大人的摊子铺的广,难免有不凑手的时候。小弟家里倒是有些浮财,不如拿出来帮大人铺铁路。说实话,小弟还真想早日看到蛇车的样子。”

    不等温小豹表完决心,就被王冠一膀子挤开了。造船的事儿太专业,王家不好掺和。但王冠仿佛又看到了当初的驸马车,那个大众车行现在已经遍布大江南北了,驸马车和箱车的销量与日俱增,赚钱赚到手软。要是能在蛇车上提前插一脚,对王家而言有百利无一害。

    而且他还敏锐的觉察到了另一个投资项目,修铁路!驸马不是说了,蛇车离不开铁轨,也就是说蛇车不是重点,关键在铁轨上。

    到底建造铁轨赚不赚钱,王冠真想不明白,但他很确定一件事儿,这位驸马是从来不干赔本买卖的,赚少了都不干。只要能跟着他一起投资,结局通常很美好,投资额度越大越合算。

    “苏兄,看到了吧,这就是新政引来的最大变化,解放了商人和工匠。只要能让他们放开手去做事,商人就能为工匠提供充足的钱,工匠则以奇技淫巧回报之。循环往复、生生不息。士人、农夫皆是这个循环中的一份子,全会从中获利。而朝廷则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通过法令让各方之间的合作关系更润滑、矛盾更容易化解。如果可以让循环长久运转下去,早晚有一天你我的子孙可以在天空中飞行、去大海深处探索龙宫、到月亮上看看嫦娥。这些就是苏兄口中的天意,可能听上去有点狂妄,但小弟相信是真的。”

    到底让不让王家插手铁路建设、让不让温家建造蒸汽船,洪涛没马上应允。这可不是小买卖,完成了任何一项都能成为今后几百年里的豪门望族,甚至和朝廷平起平坐。如何分配这么大利益,还得慢慢考虑,反正时间很充裕。

    既然是讲故事,就得有个结尾,洪涛给出的结尾比较有意思,又像是另一个故事的开端,听得众人全都目瞪口呆、沉思不语。

    连一向对这些事没什么兴趣的莲儿都若有所思的抬头望向了天空,寻找着月亮的位置,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估计她正在琢磨广寒宫里有啥特产小吃,有没有可能上去尝尝……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