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府刑侦顾问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外热内冷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外热内冷

作品:《地府刑侦顾问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哦”

    周广志应了一声,也就不再多问,继续警惕着四周。

    毕竟现在战况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之前那些站在黑桃Jack身旁,被动出手防御的神秘组织下属杀手,也已经被张德山和韩玉宽他们激起了火气,不顾一切的拼命反击。所以保不准会有杀红了眼的,冲上来攻击他们。

    况且,不说正在交战的神秘组织下属杀手双方,估计之前完全被莫非耍着玩的黑桃Jack,现在也一定是疯了一样的在寻找莫非,想要杀之而后快。因此,周广志和孟长林虽然并未参加如战斗,可留在莫非身边的他俩,也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必须时时提高警惕,以防有人突然偷袭莫非。

    只有莫非,是真的轻松舒畅,有周广志和孟长林在身旁护卫的他,已经丝毫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甚至还有心情对着激烈的战况评头论足,大说风凉话。这不,当看到一名站在黑桃Jack身旁的下属杀手,被张德山一枪射暴了脑袋后,他又阴阳怪气的开始啧啧感叹。

    “哎哟喂,这打得也太狠了,啧啧啧…就算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估计也不过如此吧,不会是这两拨人本来就有仇,所以趁机相互寻仇吧。”

    莫非可不是迂腐的人,绝不会像一些所谓的圣人圣母一样,表面上正义凛然,满嘴仁义道德,生命宝贵,而背地里,鬼知道他们究竟干了多少龌龊事。莫非他虽然也心怀正义,同样也尊重生命,可正如他所说:正义也是要分对象的,过分盲目的正义,只会害人害己。

    比如那些正在激烈交锋的神秘组织下属杀手,他们哪一个手上没有沾着几条人命?虽然,那些被他们所杀的人,也未必一定无辜善良,可同样未必一定该死该杀。况且,谁又能保证,谁又敢保证,这些杀手此次如果成功逃脱后,以后就绝不会再杀人?没有,一个也没有,估计就连他们自己都无法完全保证,自己以后不可能在动手杀人。

    既然如此,那对于这些人,莫非一贯的主张就是:死一个少一个,死两个少一双,死光光,那就天下太平。在莫非的观念中,如果说救人一命是胜造七级浮屠,那除去一个以后可能还会继续祸害无数人命的恶人,就更是雄建宝塔万座。

    正是基于这样的观念,莫非才会一手导演了这一场让神秘组织下属杀手彼此自相残杀的好戏,也才会看着眼前激烈交锋的场面,非但不会心中不忍,反而有些幸灾乐祸。

    严格意义上来说,莫非可以算是典型的外热内冷性格。他有时候的所做的决断,虽然未必是错,可多少会让人觉得有些残忍和冷血。比如当初利用他利用靳彩云对自己的好感,逼杜宗耀翻供一事,就连苏白都有些接受不了。

    随着时间的一点点过去,枪声也从密集如除夕夜的爆竹声,逐渐变的零零散散,看来,这场由莫非一手导演的好戏,即将进入尾声。

    就在这时,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阵呼喊。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所有人放下武器!”

    紧接着,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响起,从四面八方的小巷子中,涌出大批手持武器的捕快,将还在彼此厮杀中的最后七八名神秘组织下属杀手团团围住。同时,两边几栋破旧小楼的屋顶上,也有人影闪动,显然捕快这边为了万无一失,不放走任何一名在场的组织成员,还暗中布置了狙击手。

    “混账!你们这两个蠢货!”

    看到这个情形,同样已经满身血污的黑桃Jack,气愤的冲着面前的张德山和韩玉宽怒骂一声。

    其实战斗虽然激烈,甚至惨烈,但在中途的时候,黑桃Jack就已经彻底回复了冷静。他看出这中间一定有人搞鬼,如果这么下去,势必演变成自己这边自相残杀,鹬蚌相争,让捕快渔翁得利,将所有人一网成擒。

    所以,他开始计算后路,准备悄然退走。可是已经杀红了眼的张德山和韩玉宽,既然疯了一样,也不管组织内的上下等级,直接带着其余三名下属杀手,一起向他从来,死死的缠住了他。

    虽然黑桃Jack无奈之下奋起反击,短短时间内成功击杀了其余三名下属杀手,也烦张德山和韩玉宽身上多少挂了彩,但他也因此彻底失去了逃跑的机会。

    望了眼四周已经把自己等人围得水泄不通的捕快,又看了眼面前依然凶狠的盯着自己的两人,又是气急又是懊恼。

    “看你们俩干的好事,我真恨不得活剐了你们。”

    听到这话,张德山和韩玉宽都丝毫不为所动,韩玉宽矮胖的身子,半跪在地上,他的一条腿,就在刚才被黑桃Jack打断,可他的眼睛,却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黑桃Jack。

    至于张德山,身上似乎并没有严重的伤势,只有原本瘦如刀削的右脸颊,此刻整个肿了起来,圆滚滚的,就像他嘴里喊着一整颗鸡蛋。

    他抹了一把唇角溢出的血液,又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两颗白森森的牙齿,混着血水一起被撞到地上,发出“哒哒”两两声。这是他刚才脸上中了黑桃Jack一记重击,被打断的。

    但是吐完唾沫后,他看也不看地上的牙齿,而是将目光又移向不远处躺着的三具尸体。这是他最要好的三个兄弟,但就在刚才,都惨死在了黑桃Jack的枪下。这一刻,即便没有莫非挑唆,他和黑桃Jack之间也已经是不死不休。

    猛然间,他抬起头,凶狠如狼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已经快急疯了的黑桃Jack,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呵呵呵…黑桃Jack,原来你也会怕啊。哼,告诉你,自从干了这一行,我们就没想过能善终。虽然我们兄弟几个竭尽全力也拿不下你,可你也别想好的了,我看你怎么逃得出这么多捕快的包围。”

    “你们…你们两个简直是混账头顶,被人利用了,居然到现在还不知道。”

    听到他的话,黑桃Jack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该生气还是该笑了。他知道,自己完了,张德山和韩玉宽也完了,在场所有组织成员,全完了。只是他还有点不甘心,就算是死,他也想知道,究竟是谁策划的这一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