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慌世界 第十一章 记忆的问题

第十一章 记忆的问题

作品:《恐慌世界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这小子这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看着倒是挺让人心疼的,估计在这里是没少受罪。”

    秦铭没有听易少东说什么,而是直接走到王成宇的身前,然后对他问道:

    “能和我说说,在你杀死你弟弟之前的经历吗?”

    “我没有杀人!我杀的是鬼,我根本就没有弟弟!没有!我是冤枉的,你们放我出去……你们快放我出去!”

    王成宇的情绪又变得不稳定起来,要不是手背拷在床上,怕是真的会直接冲过来。

    “你看看你现在这副德行。还有你这种情绪失控的表现,谁会将你当成是正常人对待?

    谁会相信你的话?

    换成是你,你会信吗?”

    “我没有精神病,是他们胡说的,他们都被那鬼东西给骗了!”

    王成宇死死的攥着拳头,说完眼圈则红了起来。

    “我相信你是正常的。也相信你说的鬼东西是存在。

    并且我也需要让你知道,相信你的人就只有我,只有我才能拯救你,才能帮助你。

    所以接下来我们的对话非常重要,但如果你继续这样,在无脑的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那么那扇通往人间的大门,很可能就彻底关闭了。

    之后你会被提交给法院,然后法院判决你的罪行,你可能不会死,但是永远都不可能再出来了。”

    “我不想被关在这儿……我不想……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杀了一个从我梦中跑出来的鬼东西……我保护了我的家人……根本不该是这样的……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背上杀人犯的名声,也不想被当成精神病永远待在这里……”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我会尽可能的帮助你的。

    所以你现在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杀死你弟弟,在那之前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个从你梦中跑出去的鬼东西,指的是什么?”

    秦铭这边刚问完,之前离开的两个看守便拿着一个面包,和一瓶水走了进来。

    “这里就只有这种东西。”

    看守象征性的对着秦铭晃了晃手里的面包。

    “给我吧,我想单独和他聊聊,麻烦你们在外面等一会儿。”

    打发掉了两个看守,秦铭将面包的包装撕开,随后递给了王成宇。

    王成宇一开始没有接,见状,秦铭则劝了一句:

    “吃吧,只有活着才能创造奇迹。

    不要和自己的生命过不去。”

    听秦铭这么说,王成宇随后则接过面包,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随后又一口气,将一瓶水都喝掉了。

    “谢谢。”王成宇将空水瓶交给秦铭,感激的说道。

    “没什么,好了,现在能和我说说你的事情了吧。”

    王成宇点了点头,在一番回忆过后,他则将自己杀人前的诡异梦境,在秦铭的提醒下,非常详尽的讲了出来。

    “你是说,在那之前你总会重复的做一个噩梦,并且每一次都会被梦中那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杀死?”

    “是的。噩梦套着噩梦,以至于我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梦里,还是现实。

    但有一点我能确定,就是那个冒牌货是从我梦中跑出来的。”

    “你会这么肯定的原因,是因为在你没有在梦中见到他的那天,他出现在了你现实中的家中对吧。”

    “是,我当时吓坏了,还以为是在做梦呢。”

    “那你是怎么知道,你当时不是在做梦的?”

    “我……”

    王成宇被秦铭问住了,但很快他就坚定的说道:

    “因为天亮了,还有感觉也不像是做梦。”

    “好吧,这件事我们先暂且不谈。

    你在开始重复做那种噩梦之前,有没有经历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特别的事情?指的是什么?”

    “就是在你感觉,或是看来比较诡异,或是让你心生不安的事情。”

    “好像没有。”王成宇摇了摇头。

    “不要好像,一定要确定。”

    秦铭觉得王成宇会重复噩梦,并不像是偶然的事件。

    当然了,他也更希望是这样。

    “没有。在此之前的事情都很正常,就只有做的噩梦很诡异。”王成宇在想了一会儿,排除了秦铭之前的那种假设。

    “那你在做噩梦的那天白天,你都干什么了?”

    “那天白天?我在家里准备公务员考试,但是心里面却很烦……不对,我那天没在家待着,中午觉得无聊所以出去逛了逛,不过我有些记不清,自己去哪逛了,什时候回来的,也印象了。

    奇怪……我怎么会想不起来呢。”

    王成宇越想脸上的表情变越纠紧,秦铭在听到王成宇的呢喃后也若有所思,不过有一点倒是对上了。

    那就是王成宇的记忆出现了问题。

    因为他从副支队长那儿了解到,王成宇家里一直都是两个孩子,他和他弟弟所差出的那一岁,严格来说就只有半个小时。

    一个农历腊月三十的11点45出生,一个则在农历新年12点15分。相差一岁,但却是双胞胎。

    所以王成宇认为他的弟弟是不存在的,并不是周围的人都被鬼祟骗了,而是被骗的人就只有他自己。

    他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误以为他根本没有弟弟,而家里的弟弟则是从那个噩梦中跑出来的,又因为天天在噩梦中被杀死,以至于受不了才对他所认为的冒牌货下了杀手。

    这才铸成大错。

    起初他只是觉得,王成宇就只是在对他弟弟的记忆上出了问题,可经他刚刚那么一问,显然还存在其他的问题。

    他的记忆就像是被生生删掉了一样,并让他毫无所觉。

    那么王成宇在记忆上的缺失,和他反复做的噩梦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呢?

    会不会是这次事件的鬼祟,专用受害者缺失的记忆,加以它精心策划的噩梦,从而引发受害者的恐慌,直至造成自己,或是他人的死亡。

    “从现在开始,我要你将今天最近这10天里,每天你都做了什么,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但凡是你能想起来,都要让我知道。

    不用着急,一件一件说,一点点想……”

    秦铭在里面一直和王成宇待到4点才出来,至于易少东则没到中午,就已经受不了了,跑去找看守们聊天了。

    直到秦铭从里面出来,易少东才和看守赶过来。

    “你可终于出来了。”

    两个看守和易少东几乎异口同声。

    “不好意思,聊得有些久。”

    秦铭象征性的说了一句,随后便对两个看守叮嘱说:

    “目前这起案子还没有最后定案,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难为他,就算是给我一个面子。

    至于王所长那里,我也会打招呼的。”

    “秦兄弟瞧你这话说的,现在我们早就不刁难犯人了,他们不刁难我就谢天谢地了。

    放心吧。只要这小子老实,我们闲的才会难为他。”

    “嗯,那就好。”

    秦铭说完,又转头看了一眼正一脸期许看着他的王成宇,继而微笑着对他说道:

    “想到什么就和两位看守老哥说,我会给你想办法的。”

    “我还有机会出去吗?”王成宇听后冲着秦铭喊道。

    不过秦铭并没有回答,而是和易少东离开了,只换来看守们不耐烦的声音:

    “行了,不想嘴巴再被堵上,就给我安静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