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慌世界 第七十三章 隐世家族的传说

第七十三章 隐世家族的传说

作品:《恐慌世界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我能理解,但是我不能认同。”

    对于秦铭这句有些劝诫意味的话,苏湛并不买账:

    “我觉得你可能还没有真正搞清楚,我们身处在这样一个学院里,所需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或许你认为是应对一些考试,以及班级任务,年级任务这种。”

    “难道不是吗?毕竟这些考试,可是能够要我们命的事情。”

    “你是在和我装糊涂,还是你真的糊涂?”

    苏湛对于秦铭的这番话,明显是产生了怀疑。不过秦铭并没有反驳,只是单纯的笑了笑,见状,苏湛又说道:

    “无论你,还是你们是否清楚,今天我都帮你们普及一下这件事。

    表面上看,我们是加入了一座很神秘的学院。

    但事实上,我们其实是进入了一个充斥着恐慌的世界中。

    我们对于这个世界了解的很少,甚至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什么,我们都不清楚。

    唯一知道的,就只有鬼祟,知道鬼祟是我们的天敌。

    至于我们每个月需要参加的考试,相较于这个世界来说,就像是小孩子学习走路,学习说话一样。

    看上去对我们眼下很难,可是放到我们未来的经历长河里,则根本不算什么。

    所以通过考试,只是我们最为基础的学习,是必须要掌握的基本。

    而真正让我们的强大,则是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

    因为只有了解的越多,我们才能掌握的越多,才会有机会跳出去。”

    苏湛这边刚刚说完,一头浅绿色头发的安子黎,便有些俏皮的跑了过来。

    “趁我不在聊什么呢你们,这一个个面色这么严峻?”

    “安妹子你可算来了,来,坐在你大东哥的身边,免得被他们喷一身的吐沫。”

    易少东张开手臂,贱贱的想让安子黎坐过来,但是安子黎却白了他一眼道:

    “不要,我要秦铭坐在一起。”

    说着,安子黎已经笑眯眯的坐在了秦铭身旁,冲着易少东得意扬了扬脸。

    “臭屁小子,我要和你单挑,真是气死我了。”

    “和我有什么关系。”苏湛无辜躺枪,莫名其妙的甩了易少东一眼。

    不过被安子黎这么一打岔,苏湛和秦铭倒是不再讨论这种学术上的问题了。

    人都到齐了,秦铭又让安子黎点了几个菜,至于苏湛则对于点菜毫无兴致。

    上次三个人小聚没有易少东,所以少了个能张罗的,也没人喝酒。

    但是这次有易少东在场,被他这么一带,倒是能喝的不能喝的,都多多少少喝了一些。

    等饭吃到中旬,秦铭便问起了关于汪荃的事情:

    “汪荃这个人你们听说过吗?”

    “我知道他。”

    苏湛显然对汪荃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见他知道,秦铭又问了一句:

    “他应该不是你们班的吧?”

    “不是,他好像是9班的。入学测考的成绩,排在第二位,所以我记得他。

    但不认识。”

    “入学测考的时候排名第二吗?这个我当时还真没注意。”

    当时入学测考发榜的时候,秦铭只顾着找他和慕悠姗的名次了,其他人的话,他也就关注了一下苏湛他们这几个,别说第二名是谁了,他就连第一名是谁都不知道。

    “你为什么会突然问起他?”

    这次开口的人,换成了易少东。

    “没什么,随便问问。”

    秦铭并没有坦白,他和汪荃结仇的事情,想了想,他又问道:

    “那你们听没听说过隐世家族?”

    听到这个“隐世家族”四个字,无论是苏湛还是易少东,都不禁变了脸色。

    “隐世家族有很多啊,世俗中就有很多,拥有着古老历史的大家族。

    西方这种家族更多,都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即便是社会不稳定,爆发战争的时候,这些家族也会通过转移,或是一些手段,已好确保家族不衰。”

    易少东和苏湛变化,秦铭看在眼里,不知道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对,这个称谓存在这么大的反应。

    他也没追问下去,只是随口说道:

    “那个汪荃好像就是某个隐世家族的人。

    并且据我了解的消息,他在没有进入学院之前,对于学院,乃至是鬼祟的事情,就有一些了解。

    和我们这种,因为体内潜藏灵气,通过灵能觉醒实验,才被选中的人并不一样。

    所以我才会很好奇,这隐世家族和命运学院是否存在着什么联系?”

    “汪荃是隐世家族的人?世俗里的大多古老家族,不都经商什么的吗?有钱的不得了,怎么可能会将孩子送进地狱里。

    这也说不通啊。”

    “我不知道啊,但是汪荃确实是在学院里啊。也或许是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吧。”

    说到这儿,秦铭特意看了一眼苏湛和易少东,继而说道:

    “你们两个如果知道些什么,就别藏着了。还是说,这种事也属于学院禁忌?”

    “隐世家族在世俗中,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存着一些。

    这些家族有的历史,长的甚至能够达到千年。

    每逢战事,或是预见到某个不好的趋势时,他们便会举家搬迁,继而在各方面趋于稳定,或是需要财力物力进行建设的时候回来。

    说起来,就和很多投资人,投资企业一样。只不过他们面对的是国家而已。

    正因为这样,所以各国对他们都会进行保护,大众平时也很难听到关于他们的消息。”

    苏湛这时候终于是开了口,不过在说到这儿后,他这有个明显的停顿,想了想才又继续说道:

    “而这些古老的家族,除了通过长时间的积累,拥有巨额财富外,有些家族还掌握着一些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秘术。

    这些秘术通常情况下并不会外传,都是掌握在自己家人的手上,除非是在一些特殊时期,需要势力补充的时候,才会拿出来一部分,从而开枝散叶。

    于是就有了,很多武学门派。

    不过门派,都是古时候的叫法了,随着时代的更迭,门派成了各种拳馆,再到现在的各类武校,其实都是当时的分支,渐渐演变下来的。

    在这种传承的过程中,因为所传之人的水平,以及外部因素的层层渗透,以至于大多数掌握者,都失去了其中的精华。

    再加上这些人掌握的本就是那些秘术的皮毛,所以传来传去,发展来发展去,就像是一滴颜色很深的墨水,不停遭到稀释一样,最后稀释的真就变得和水一样了。

    这也是为什么,在很多正史里为什么都记载了,顶级武将大多都拥有着力拔山兮之力,甚至是能出现万人阵中取上将首级的情况,就是因为在当时,一些较为核心的东西,还没有完全遗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