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慌世界 第六十三章 遇到

第六十三章 遇到

作品:《恐慌世界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经过一晚上暗属性灵气不间断的腐蚀,以及火属性灵气的几次爆发性的冲击,秦铭终于破开了第二处气结的大门。

    一黑一红两种灵气团,犹如百米冲刺的运动员一样,在气结破开后,疯狂的涌入其中。

    而随着两种灵气的涌入,秦铭也再度感受到了,一股澎湃的气力,从这处穴位中逸散出来,继而通过血液,遍布到他身体的各处。

    他用力的挥了挥拳头,拳动如风,秦铭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尽管熬了一整晚,但是却依旧精力充足,完全没有任何疲乏的感觉。

    只是脑袋,因为长期集中精神的关系,多少有些隐隐作痛。

    早上6点钟,因为天已经入秋,所以天色仍有些昏沉。

    秦铭现在虽然没有接触到任何,像是格斗技术,武术这种能够增加攻击手段的东西,但是并不代表他就不重视身体的锻炼。

    他非常确信,在学院的器物处中,肯定是存在着这类可供他们学习的东西的,之所以目前没有对他们开放,很可能是他们并不具备学习的条件。

    所以他需要在此之前,就让身体做好这种准备才行。

    毕竟快人一步的根本,在于你想要快人一步。

    之后才是身体力行的去尝试实现。

    秦铭一直跑到天快亮才回来,等吃完了早饭,他便直接打车去了通化市。

    之所以没有坐大巴,并不是没有车,而是他现在真的是对大巴车有了阴影。

    怕是以后,都不会再坐了。

    秦恒远因为有课,所以也没有去送秦铭,秦铭也不在意这些,说起来他倒是不希望他爸爸送他,因为那种一个人远走,一个人却目送停留的感觉,会让他心生伤感。

    毕竟人就是感性的动物,即便在理性的人,也会有触景生情的时候。

    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秦铭在闲来无事的时候,才突然想到他好像忘记了一个人。

    他竟然将夏洁给忘了。

    因为按照他和夏洁约定的时间,夏洁应该是在他出院的那天赶来镇上的,但是夏洁却并没有出现。

    并且夏洁也没有用微脑给他发任何消息,就仿佛是又突然和他玩了一回消失似的。

    但是他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他之前再三确认过,夏洁更是承诺会来帮他解决家里的事情。

    那么她人为什么没有如约出现呢?

    秦铭之前因为纠结自身的问题,以及关于他家里的事情,所以完全将夏洁忘到了脑后。

    以至于,他根本就没去想,夏洁这种不出现,没动静的行为,是非常不对劲的。

    想来想去,秦铭觉得还是在发消息问上一句的好。

    【导员,你来同化镇了吗?】

    秦铭将消息发过去后,之后便犹如石沉大海一般,完全不见对方的回复。

    等了一会儿,没见到音讯后,秦铭也懒得再等下去,不过他心里面则更倾向于,夏洁应该是有来镇上的。

    只是并没有露面。

    至于为什么没露面,这个他就不好说了。

    因为可能性实在是太多,或是因为她到了以后,发现鬼祟已经被解决了,或是她本就打算避人耳目的出手,或是她本来就是一个不喜欢出现在人前的人。

    总之,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消息。

    毕竟鬼祟是被他摸不着头脑干掉的,夏洁必然会怀疑他是怎么做到的,所以难说不是件麻烦事。

    除非,夏洁并不是一个多事的人,或是干脆和知道他秘密的那个人有联系。

    但到底怎么样,就要等以后再看了。

    他也不求太多,只要校方不找他麻烦就行。

    秦铭之前因为没坐过飞机,所以上飞机的时候还会有些紧张,但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这一次他则已经和公交车一样,顺其自然了。

    这一次他的座位,再度很幸运的是靠窗,他其实很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因为非常方便睡觉,并且还不用担心里面的人尿频的,频繁出入。

    只是当他找到自己的座位时,竟发现位置又被人给霸占了。

    并且还是一个女人。

    虽说不是之前那个长得很像易少东姐姐的鬼祟,但当秦铭看到这个人的模样时,却依旧让他有些吃惊。

    “导……导员?”

    坐在他座位上的人,正是带着一顶鸭舌帽,穿着深色牛仔裤T恤的夏洁。

    “嗯。”

    见到秦铭,夏洁一点儿也不意外,只是淡淡的冲着他点了点头。

    秦铭也不想着,让对方给他倒地方的事情了,而是直接坐在了靠边的位置上。

    “导员,你怎么会在这儿?”

    “回夏市。”

    “你什么时候来镇上的?怎么没有和我说呀。”

    秦铭说到这儿,突然觉得自己的口吻不对,忙又解释说:

    “我的意思是说,到镇上了,我可以带你逛逛。”

    “你家的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夏洁突然来这一句,也让秦铭有种不知道该怎么接的尴尬。

    不过秦铭反应倒还算快,忙感谢道:

    “我之前还不确定,家里的事情是不是导员帮忙摆平的,这下见到你了,算是确定了。

    真的是太谢谢你了,没有你帮忙,我这会儿可能都已经死了。”

    “我并没有帮你。不用谢我。”

    夏洁的态度冰冷依旧,目光更是盯得秦铭心里发虚,但仍得继续演下去:

    “鬼祟不是被你解决得?这怎么可能,那鬼祟哪去了?”

    “你难道忘了吗?”

    夏洁这句话听得秦铭心里面“咯噔”一下,因为这简直和她说,她已经看见了没有区别。

    “什么忘了?导员你能再说得清楚一些吗?”

    “没什么。忘了最好,免得麻烦。”

    夏洁说完,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秦铭本以为夏洁要出去上厕所,结果看到她去了头等舱,他才知道,对方的座位根本就不再这儿。

    而是因为知道这是他得座位,所以才特意过来的。

    秦铭心中一阵暗怕,觉得这学院里得人真的都太可怕了,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夏洁想杀他,他可能都走不出镇子。

    对方既然能轻而易举的知道,他乘坐的航班,座位,这就说明他的所有活动线路,在校方眼里很可能都是透明的。

    怕是就连去厕所蹲坑,蹲几分钟,对方都一清二楚。

    真的可以称之为毫无隐私可言。

    秦铭不确定,是不是脖子上微脑带有的定位功能,让校方能够清楚知道每个学生行踪的,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没有微脑,以学院的本事,揪一个人出来,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看来夏洁已经一直在暗处观察着,并且很可能目睹了当晚的全部经过。”

    秦铭觉得夏洁应该是看到了,鬼祟被他莫名吸入身体的一幕,但看夏洁的态度,倒是没有想要多问他的意思。

    如果说夏洁早在她遭遇鬼祟的那天晚上,甚至在那之前就已经来到镇上的话,那么当鬼祟的事情解决,她理应会离开镇上才对。

    但是她显然是今天才离开,那么在这几天里,夏洁留在镇上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她来镇上,还有其它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