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慌世界 第五十五章 膨胀

第五十五章 膨胀

作品:《恐慌世界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秦铭在认真想了会儿后,便陷入回忆似的自语道:

    “记忆的最后,是我看到我爸爸,还有爷爷相继死去,一群死尸朝我冲过来……

    之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说完,秦铭则显得有些苦恼的,用拳头捶了自己几下脑袋。

    见状,易少东忙安慰起来:

    “想不起来就不响了,反正事情解决了就是好的。”

    秦铭听后没有就这件事再问什么,而是看向易少东说道:

    “这次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我……”

    “你快闭嘴吧。别说我还没帮上什么忙,就是我真的帮上忙了,也用不着你感谢什么。

    朋友之间不就是应该互帮互助吗,如果好事在一起,遇到点儿坏事,麻烦的,就一拍两散了,那还算个屁朋友了。

    你看我跟着你混这几次考试,哪次通过了我对你说过谢谢了?

    下次你要是再放这种没味的屁,我这就得和你急眼了。”

    被易少东吐槽了一顿,秦铭非但不郁闷,脸上更是露出了欣然的笑容,在心里面算是真真正正的接纳了对方。

    将对方视为了朋友。

    “好,你想吃什么,只要是在我承受范围之内的,随便说。”

    “这个你放心,跑不了你的。

    哦对了,你看到那个女鬼了吗?”

    易少东突然又问起了夏洁的事情。

    “导员怎么了?”

    “你家的事情,应该就是那女鬼帮忙处理的。我还以为你之前见到她了呢,看来这女鬼也挺会玩神秘的,做了好事竟然连面都没露。”

    秦铭没有去接这个话茬,而是试探性的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威胁我家的鬼祟已经被解决的?”

    “我那个朋友说的,他是个很厉害的道士,对于鬼祟的追踪很有一手。

    所以他说鬼祟已经被解决了,应该就是没事了。

    我们没赶上,你昏了过去,那么解决鬼祟的就只剩下答应来帮你的女鬼了。”

    “嗯,那应该就是她了。”

    秦铭附和的点了点头,还有说什么的时候,秦恒远已经带着医生走进了病房里,两个人也都默契的不再说什么。

    医生过来后,象征性的问问秦铭感觉怎么样,之后便又建议秦铭去做些检查,不过秦铭却根本没听他的,毕竟他自己是什么情况,他心里面清楚的很。

    根本不需要这检查那检查的,白白的浪费钱去当冤大头。

    三个人从医院出来,打车的时候,易少东回想起方才医生说的那番话,便感觉好笑的说道:

    “我一直以为坑钱的只有大城市的医院,没想到你们镇上的医院,也是这样。”

    “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大城市的医院或许还没有那么坑,毕竟看病的人数摆在那儿,各方面设施相对于患者的数量来说比较紧张。

    但是这镇上就不同了,一共就那么几个人。”

    秦铭虽然没怎么去过医院看病,但是有陪他爷爷去过几次,可以说好的不好的,都有遇到过。

    让他去总结的话,医院里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医生是好的,百分之三十的是坏的,至于剩下的那百分之五十,则完全是靠着几台破机器在里面混的。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都主张看病有多去几家医院,去大医院,去权威的医院看的原因。

    因为你只要多看你家,你就会发现,几乎每个地方说的都不一样。

    听到秦铭和易少东说医院的事情,秦恒远则在旁边插了一句:

    “医院又不是福利院,说白了都是开门做生意,挣钱无可厚非,只要能把病看明白就行。

    还是有医者父母心的人的,看事情,看人也好,都不要去以偏概全。”

    “叔叔这讲话真是有水平,我非常认同,我也觉得这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听到秦恒远的话后,易少东赶忙拍了句马屁,这也逗得秦恒远和秦铭都笑了起来。

    因为易少东来了,加上秦铭刚刚出院,所以秦恒远并没有和秦铭他们回去,而是中途下车又去了趟市场,打算再买点儿海鲜什么的,招待一下易少东。

    两个人再回到家后,秦铭先去洗了个澡,等他洗完出来后,便听到一串笑声从他爷爷的房间里传了出来。

    秦铭有些狐疑的走到门边,继而透过门缝朝里面看了一眼,结果发现易少东正在讲段子逗他爷爷,并且他爷爷看着还挺开心。

    没有推门进去,因为秦铭并不想破坏房间里的氛围,不然他爷爷见到他,没准又会发起疯来。

    悄悄的从门边离开,随后秦铭回到了他的房间里。

    坐在床上,头依旧有些隐隐作痛,身体上的乏力也并没有因为昨天长时间的睡眠,而完全得到缓解。

    想来等完全恢复,起码还要再过上两天才行。

    好在是家里的麻烦终于是得到解决了,尽管,还谈不上圆满。

    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那只威胁他们家的鬼祟,并不是被夏洁解决的。

    刚刚在医院的时候,他之所以没有主动去问易少东,威胁他家的鬼祟是否还存在着,是因为他心里面清除,那只鬼祟已经被消灭了。

    显然他对易少东说了慌。

    他并非一点儿对昨晚发生的事情,完全不记得。

    事实上他是有些模糊的印象的。

    他隐约的记得,那只鬼祟在他面前突然爆开,继而化为了一团黑雾,冲了他的身体里。

    那一刻,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肌肉更是鼓胀的厉害,非但没有任何恐惧,反倒是有种难以形容的畅快。

    所以确切的说,那只鬼祟是被他自己解决掉的。

    并且再之后,还被他吸进了身体里。

    尽管有些难以置信,更是无法理解那强大的鬼祟,怎么就会莫名其妙的被他除掉,可事实就是这样,那些记忆眼下仍保存在他的脑海里。

    不是虚幻的,而是真真正正发生过的。

    这也让他再度察觉到,他的身体好像……非常的古怪。

    好似有一种,他自己无法控制的力量存在着,但是当他眼下去寻找,去感应的时候,又完全感受不到。

    他不知道那种力量是什么,也不知道那种力量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身上,更不清楚,那种力量的存在,对他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