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慌世界 第三十二章 难解

第三十二章 难解

作品:《恐慌世界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可即便是刨除这些因素,秦铭依旧很难避免被这种恐慌侵蚀。

    原因在于,学院里说谎的人太多。

    而在这个世界上,说谎就只分为两种。

    善意的谎言,以及恶意的欺骗。

    他虽然想要将人性想的美好,将每个人都想象成心怀友善。

    但显然,将一个人想象的坏,要比想象的好,来的要更为安全一些。

    因为坏人的刀是呈现在你面前的,你看得到,躲得了。而好人的刀,则是在你背后的,你看不到,也没法躲。

    不过这世上的任何事都有两面性,就像善的极致可能是恶,恶的极致也可能是善一样,秦铭的防范思维,或许会让他未来很难受伤,但同样,也会让他很孤独。

    而这就是的代价。

    吃完了这顿火锅,秦铭和易少东当晚便乘坐动车返回了夏市。

    等到秦铭洗漱完,上到床上已经是第二天凌晨1点多了。

    在身体上他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疲惫,倒是精神上让他有些疲乏。

    可总的来说,这次执行班级任务的结果,还是很让他满意的。

    毕竟任务完成了,就代表生命再度经受住了考验,在心理上不但会让他更坚强,还会为他增添几分在面对未来上的自信。

    这是值得他开心的地方。但同样,也有让他担忧的地方。

    比如说那个钻进他身体里的鬼祟。

    事实上,只要想到此时此刻,在他的身体里可能正藏着一只鬼,他便能感到不寒而栗。

    但也只是可能而已,因为他有按照他的方法,去尝试找出那只鬼祟是否还存在。

    这个方法很简单,就是利用微脑的灵能修炼辅助功能。

    因为只要开启这个功能,微脑就能够清楚的,将他身体里的一些情况,用以最直观的的方式展现在他的眼中。

    让他能够看清楚自己体内的灵气情况,各处经脉,穴位等等。

    正是因为他没有看到体内存有鬼祟的痕迹,所以他才不确定,那鬼祟是否还存在着。

    同时他也不能理解的是,如果鬼祟真的在他的体内消失了,那又是什么原因,致使它消失的呢?

    难道真像易少东说的那样,他体内里存在着一种,能够消融灵气的力量吗?

    那种力量会是什么?

    是他不能被外人所只晓的暗属性灵气吗?

    所以鬼祟的消失,其实是被他体内的暗属性灵气给消融掉了?

    想到这儿,秦铭不由再度开启微脑的修炼辅助功能,去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体内所储存的那部分暗属性灵气。

    结果一番观察下来,他倒是真的发现他的暗属性灵气,是要较之前浓郁了一些。

    和火属性灵气模拟出的小人相比,则像是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

    “如果仅仅是单纯的消融,灵气并不会增长才对,但事实上暗属性灵气却增长了。

    这就说明,我的暗属性灵气,不单单是具备消融的能力,同时还具有吞噬性。

    但是如果真具有吞噬性的话,那为什么我的火属性灵气,没有被它吞噬掉呢?”

    秦铭觉得如果暗属性,具有吞噬这种特性的话,那么他体内就不该还存在着火属性灵气,因为也理应被暗属性吞噬掉才对。

    可真实情况却并不是这样,两种属性各在一边,虽然会有所纠缠,但并不存在某一方被吞掉的情况。

    秦铭不好做判断,因为偶然性太大,样本太少,除非他再多尝试几次,才能够得到准确的结果。

    只是,就这一次鬼祟入体,就吓得他魂飞魄散了,就算是真有机会,他怕是也不敢冒险尝试。

    倒是以后的话,他可以重点关注一下。也可以找一个较好的契机,问问夏洁有关暗属性灵气的事情。

    他现在之所以不问,心虚是一方面,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就算知道这些,对他眼下而言也没有任何帮助。

    毕竟再没有诞生出灵力之前,灵气根本无法使用,只能在自己身体里藏着。

    如果为了一个,对眼下意义不大的事情,可能引发他人的怀疑,甚至麻烦,这在他看来是得不偿失的。

    所以他也不着急,以后会有很多机会,解开关于暗属性灵气的谜题。

    而对于暗属性灵气,他现在已经知道的,就是它具有较强的腐蚀性。

    这一点在冲击气结时,表现的尤为明显,火属性灵气爆发较强,但是几次冲击无果,就会安静下来。而暗属性灵气虽然没有爆发性的冲击,但是只要贴在气结上,就会不停的腐蚀,使气结的大门变得越来越薄。

    他能如此快的,冲开一扇气结的大门,暗属性灵气在其中是起到了关键作用的。

    秦铭不再思索关于暗属性灵气的事情,而是再度沉下心来,开始操纵灵气冲击起气结的大门来。

    今天晚上,他要做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实现冲破气结的零突破。

    不只是秦铭回来后无眠,同样睡不着的还有住在他隔壁的易少东。

    尽管房间开着窗子,但是里面却依旧被易少东抽烟抽得乌烟瘴气。

    易少东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内裤躺在地上。

    他的身材很壮硕,远要比他穿着衣服看得强壮的多,不过并非是那种健身练出来的大号肌肉,而是充斥着爆发力的,有些扁长型的肌肉。

    这种肌肉,显然不是靠吃点儿蛋白粉,在健身房待个几个月就能练出来的。

    他呆呆的看着上方的墙壁,脸上随即露出些许犹豫来,直到过了一会儿,这种犹豫才渐渐散去,他从地上坐起来,随后从床头柜上拿起正在充电的手机,发出去一条语音消息:

    “哥们睡了吗?挺长时间没见了,最近过的怎么样啊?

    看你朋友圈,你来夏市了啊,明天一起吃个饭呗?我请客。”

    易少东发完,便将手机关机了,显然他并不在意对方会不会回他,因为他已经将暗号传达给了对方。

    至于时间,地点,对方都很清楚,他明天只要赶过去就可以了。

    他不敢打电话说明,更不敢很直白的说出来,因为他们的手机,微脑,这些电子设备很可能都在被学院监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