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慌世界 第十三章 惊魂

第十三章 惊魂

作品:《恐慌世界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半个小时后,屋子里的所有人几乎都进入了梦乡。

    鼾声此起彼伏,响彻这个不停。

    秦铭为了尽可能的不让那老太太怀疑,所以他看上去和其他人一样,都紧闭着眼睛。

    同样发出阵阵鼾声。

    但实际上他的眼睛却还微不可寻的睁开一条缝隙,在留意着屋内的情况。。

    黑漆漆的屋子里,老太太那蹒跚的身影,不停在窗外来回穿梭着。

    每过一会儿,它那张腐烂不堪的脸,都会死死的贴在窗子上,然后阴冷的观察着每一个人。

    就这样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重复着。

    因为老太太就在屋外,所以秦铭也并没有生出逃离的念头。

    不然就和主动送人头没区别。

    那个少年也很安静,平躺在一个狭窄的角落里,一动不动。

    时间在秦铭不安的等待中,极为缓慢的流逝着。

    好几次,秦铭都险些没有睡过去,最终都凭着心中对于危险的预警,靠着毅力硬生生的挺过了困意的一次次侵蚀。

    而原本躲在屋外,一遍遍朝着屋内窥视的老太太,也终于在这漫长过后,有了新的举动。

    老太太拿着一根正在燃烧着的红色火烛走了进来。

    因为地上躺着很多人,所以老太太进来后显得特别小心。

    每来到一个人的身边,它就会蹲下身子,用手里的火烛照亮那个人的脸。

    仿佛是在测试,他们这些人的睡眠深度一样。

    终于,那老太太拿着火烛,来到了秦铭的身边。

    秦铭因为眼睛仍留有一道缝隙,再加上老太太手里火烛的光亮。

    所以他能够清楚的看到,那个老太太在过来后,悄无声息的蹲了下来。

    继而伸长着脖子,对着正不停发出鼾声的秦铭观察起来。

    近距离看着老太太那张,爬满蛆虫的腐烂嘴脸,秦铭就觉得那些蛆虫,仿佛正在他身上爬一样。

    而在烛火的映照下,将那老太太的森然,更是衬显到了极点。

    “孩子……你睡着了吗?”

    秦铭不确定那老太太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竟然开始在他的耳边低语的询问。

    他尽可能的压抑住心中翻滚的情绪,使他的呼吸依旧保持在平稳的节奏上。

    “孩子,你真的睡着了吗?”

    你是不是在装睡?

    你在偷看奶奶对不对?

    既然醒了就把眼睛睁开吧。

    你知道奶奶不会伤害你的。”

    秦铭被吓得后背已经完全湿透了,有好几次他都觉得自己快装不住了。

    但好在是情况并没有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那老太太再尝试唤了他一会儿无果后,便放心的将注意力放到了易少东的身上。

    不过就在老太太,将摇曳的烛火靠近易少东的时候。

    因为易少东嘴巴张的太大的关系,于是竟一口气将蜡烛给吹熄了。

    老太太阴郁的盯着易少东,手上熄灭的烛火竟再度复燃。

    但刚刚复燃,易少东大嘴一张,便又给吹熄了。

    再反复几次后,老太太也不再用烛火去照易少东的脸,而是也像之前对付秦铭那样,开始对着易少东耳边低语。

    结果两句话还没说完,便被易少东无意识的一个翻身,直接压在了身下。

    老太太挣扎的动了动,结果又被易少东直接夹在了裤裆里。

    秦铭在旁边看得清楚,一颗心都被易少东的举动悬的老高。

    生怕那老太太,被易少东夹的暴怒,再一把掐死这个陷在睡梦中的白痴。

    好在是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

    老太太没多久,便又去了别处。

    一番试探下来,不知道那老太太是否真正已经确信,屋子里所有人都睡得很死,中途不会醒来。

    这之后,它则又离开了屋子。

    倒是没有再出现在窗前。

    秦铭不确定,那鬼东西到底去了哪里,又什么时候会回来。

    但因为那个少年没有动作,所以他也不敢冒然行动。

    就这样又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那个鬼老太的狰狞的脸,则再度从外面的窗子上冒了出来。

    阴冷的目光,在屋内每个人的脸上扫了一圈才离开。

    秦铭心里面暗暗庆幸,因为他刚刚险些没有坐起来。

    同时,也在暗骂那鬼东西的狡猾,显然它先前只是假装离开,实际上一直躲在外面,做出一种它已经离开的假象。

    这也是秦铭第一次从鬼祟的身上,感受到除却恐慌以外的东西,那便是狡诈。

    然而就在秦铭不敢再有什么动作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些许响声,从靠近门边的位置响起。

    他微微将眼睛睁大了一些,发现那少年竟然从地上坐了起来。

    此时正在看向他这边。

    秦铭见那少年起来了,他也从地上坐起来,有些不安的打了个手势。

    少年见状,点了点头,示意他,已经可以尝试从这儿逃离了。

    秦铭心里面虽说担心,那鬼东西并没有走,但想到这种担心并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逝后,他也不再多想。

    刚要给易少东一巴掌将他打醒,结果他举起的手还没有放下,易少东便已经有所感知的睁开了眼睛,反倒是吓了他一跳。

    “好在是我醒了,不然你这一巴掌下去,还不得给我毁容啊。”

    “别废话,我们现在赶紧出去。”

    秦铭对易少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不知道这货是一直没睡,还是真的就那么巧在这时醒过来。

    但眼下显然不是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跟上走在前面的少年,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却是任谁都没有注意到。

    屋子里,还有一个人睁开了眼睛。

    “等一等。”

    少年前脚刚从屋子里出来,下一秒他便突然停住了身子。

    秦铭和易少东被少年的举动搞得有些发懵,不过很快他们就知晓了原因。

    因为在门外,竟然摆放着一颗血糊糊的人头!

    正是那个老太太的脑袋。

    三个人在感到毛骨悚然的同时,也都不约而同的生出了一个疑问。

    那就是那鬼东西的脑袋,到底是被谁砍下来放到这儿的。

    不敢多想,少年便小心翼翼的从那颗人头上迈过去。

    接着是易少东,可是等到秦铭迈开腿的时候。

    便见那摆放在地面上的人头,却极为突兀的睁开了眼睛,继而森然的问道:

    “这么晚了你们不睡觉,想去哪里!”

    说话间,便见那人头正不断从土地里向外钻着。

    也直到这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原来那鬼东西竟然将自己埋进了土里。

    秦铭被吓得大叫,那人头张大着嘴巴,冲着他狠狠咬来。

    好在是因为它身体大半都在土里,所以伸缩的高度有限,加上秦铭的反应也还算迅速,一个跳步便逃到了一边。

    “快逃!”

    这时候就算不用少年提醒什么,秦铭和易少东也知道不顾一切的逃跑。

    但身后那鬼东西,却仍在从土里往外爬着,看样子并不打算放过他们。

    不过三个人跑的也都不慢,即便逃进山林里,也没敢停下来。

    足足跑了近20分钟,待确定他们真的已经将那鬼东西甩开后,这才算停下来喘上口气。

    “刚才真是太TM吓人。

    不过秦铭,你这反应挺快啊,你刚才要是再慢那么一点儿,你的命根子怕就没有了。

    那鬼东西对你也算是裆下留情了。”

    易少东刚喘口气,便开始取笑起秦铭来。

    “我真该让你留在屋子里继续睡。

    看看那鬼东西是否也会对你裆下留情。”

    秦铭瞪了易少东一眼,觉得这货竟然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先别高兴的太早。

    别忘了在这山林里,可是还藏着一个鬼东西。”

    听到少年的话,易少东不禁缩了缩脖子:

    “这测考不至于真的考死我们吧?”

    “总之还是小心点儿好吧。

    毕竟除了我们三个,其他人都被淘汰了。”

    秦铭不知道接下来,是否还会有新的关卡考验在等着他们,但感觉上怕是还没到结束的时候。

    “哎,可惜那两个妹子了。

    刚聊上,还没有发展就结束了。”

    “你现在快些回去的话,还是有机会表演一下英雄救美的。”

    “我就怕我现在赶回去,表演的是英雄没救。

    不过秦铭说真的,你得离这个臭屁少年远点儿。

    这小子能算计其他人,就能算计我们。

    毕竟在测考里,我们都是他的竞争对手。”

    易少东说着说着,话音一转突然针对起那个少年来。

    “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

    不用易少东说,秦铭也知道防着那人精少年,但却没必要说出来。

    听到秦铭的话,易少东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对那少年说道:

    “臭屁小子,你是不是被我说中了,怎么不说话了?”

    “我才懒得搭理白痴。”

    “臭屁小子!”

    “白痴!”

    “臭屁小子!”

    “白痴!”

    “你们两个有意思吗?”秦铭在旁边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有些心烦的打断道。

    “秦铭?”

    “干什么?”

    “秦铭?”

    “我听着呢,说啊!”秦铭有些不耐烦的看向易少东。

    易少东被秦铭看得有些懵逼:

    “你和我说话呢?”

    “不是你叫的我吗。”

    “我没有啊,我刚才一直和臭屁小子说话呢。”

    “没有吗?”秦铭嘴上嘀咕一句的将头转回来,结果便又听有人唤他:

    “秦铭?”

    “你这回还敢说没叫我?有意思吗?”

    “卧槽,我闲的啊,大半夜逗你玩。”

    被秦铭愤怒的瞪着,这也搞得易少东有些莫名其妙。

    “我真没叫你,臭屁小子可以作证。”

    “秦铭?”

    “秦铭?”

    “秦铭?”

    秦铭看着易少东,易少东也看着秦铭,至于那个少年则也睁大眼睛再同他们两个面面相觑着。

    显然都在找那声音的来源。

    然而那个发出声音的“人”,却无疑不在他们当中。

    秦铭不安的在黑暗中寻找起来,直到他猛地抬起头,朝着上方望去。

    便见那个红衣女人,正带着诡异的笑容,在连连张合着嘴巴唤道:

    “秦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