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慌世界 第十二章 录制

第十二章 录制

作品:《恐慌世界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感谢“风的循环”大盟的万赏,感谢其他同学的打赏,感谢感谢。)

    “老秦,这么晚没有打扰到你吧?”

    秦铭接听后,钱钧则先是客套的问了一句。

    “正打算要睡呢,我们班明天集体考试,早上4点就要出发。”

    秦铭不想和钱钧则扯太多没用的,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让他直截了当的说事。钱钧则也是个聪明人,一听秦铭这么说就知道是在催促他,于是他也不再啰嗦,直说道:

    “上次你和安子黎帮了我和巴夺那么大的忙,说要请你们吃顿饭,好好感谢一番,你们也因为一直在忙没时间,再者我们两个这段时间也都在加班加点的修炼灵能,所以咱们一直都没能见到面。

    当然了,就算感谢之情能用请客的方式弥补,但是救命之恩我们还是无以为报的,于是我们两个就拿上次的学点奖励,一人换了张灵能卷轴,因为和安子黎不是那么太熟悉,所以就一并都发给你了。”

    钱钧则的话让秦铭倍感意外,因为灵能卷轴的价格他是知道的,就算是最便宜的也要300学点一张,对于钱钧则和巴夺这种情况的来说,各自送张卷轴出去绝对称得上是大出血了。

    “上次事件的奖励一共也不过500学点,你们两个实在是没必要去为我和安子黎兑换卷轴。”

    秦铭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却丝毫没有想要拒之不受的意思,毕竟像灵能卷轴这种有可能在危机时候保命的东西,对他而言就是再多也不算多。

    钱钧则也不是假客气,这时也回答的很爽快:

    “没有你们的帮助,别说还能获得500学点了,就连我们的小命都没了,哪个轻哪个重我们心里面还是清楚的。

    虽说这点东西也偿还不了什么,但起码是我和巴夺的一点儿心意,你就收下吧。本想明天约你们出来的时候,再将东西给你们,既然你们明天要去执行事件,那我现在就找个骑手送过去吧,记得把地址发给我。”

    ……

    秦铭将住址发给钱钧则后,过了大概有一个小时,骑手就将东西送了过来。秦铭收到东西后打开一看,的确是两张灵能卷轴不假,都是防御类的卷轴冰墙术。

    将属于自己的那张装进储物戒后,秦铭便相继给巴夺还有钱钧则都发了一条聊表感谢的消息,并告诉他们东西已经收到。两个人也没再通讯器里多说,就是提醒他等这次事件完事,一定要抽时间喝点儿。

    钱钧则故意将两张卷轴给他,而没有告知安子黎,他想来就是在为他自己私吞提供方便,只可惜他对朋友从不是一个会存在算计心思的人,所以连想都没想他就将卷轴给安子黎送了去。

    安子黎起初不要,但是在听秦铭说这是钱钧则和巴夺强烈要求的后,她才有些勉强的收下。

    “行了,没别的事了,你也早点儿睡吧,明天到了事件中记得注意安全。”

    秦铭临走的时候,还出于朋友关心的叮嘱了安子黎一句,尽管他知道安子黎并不是一个会犯低级错误的人。

    安子黎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身上穿着的浅白色的睡衣,也在灯光下若隐若现,看得秦铭心脏不断在加速着跳动。

    “你也一样。”

    安子黎轻声说完,便在秦铭有些躲闪的目光中关上了房门,他长长的松了口气,结果刚转头打算回去,便被易少东那伸的老长的脑袋吓得心脏一突突。

    “你TM伸那么长脖子干什么!”

    秦铭不知道易少东这货是什么时候将脑袋伸出来的,他竟然完全没有发现。

    “我没干什么啊?睡不着觉,所以练练脖肌。”

    “练练脖肌?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模仿王八。”

    “你小子嘴巴现在怎么这么毒,你以为东哥想大半夜不睡觉装王八玩?还不是在为你摸底?”

    “为我摸底?摸什么底?”

    “当然是安妹子的底了,这两天你难道没感觉到,从她的房间里总会传出来很可怕的波动吗。”

    易少东说的这个事,秦铭自然是感受得到,但因为他了解安子黎的底细,所以倒是并没有多想,但是对于易少东来说,来自安子黎房间的那种波动,确实是与鬼祟的气息有些相似之处,都给人一种很不安的感觉,所以担心倒也比较正常。

    “安子黎的事你就不用多想了,总之她是个好人,对我们任何人都没有坏心,所以你可别胡来。”

    秦铭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

    “你俩上次一起参与事件,绝对是发生了一些不正当的……不简单的事情。”

    易少东见秦铭相信安子黎,他也立即将先前的怀疑抛到了脑后,穿着一个大裤衩,贱嗖嗖的还想跟着去秦铭的房间坐坐,然而他刚到门口,秦铭便毫不客气的关上了门。

    “早点儿休息吧,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起不来我可不叫你。”

    “阿秦你敢不敢别这么绝情,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不能让我憋着啊。你快点儿放我进去,不然我唱歌了啊……”

    易少东继续在门外絮絮叨叨的说着,但秦铭却已经戴上耳机,坐在沙发上进入到了修炼的状态中。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4点刚过,常志伟就被闹钟硬生生的从床上叫了起来。那种完全没睡醒,还想要再睡上一会儿,但又不得不起的感觉,每次体会都让他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不过在床上挣扎了两三分钟后,他最终还是揉了揉眼睛,硬着头皮从床上坐了起来。

    从他家到公司,开车的话倒用不了多久,早上没车不出20分钟也就到了,但是作为业务员的他,却是从很早就养成了提前的习惯。

    闹钟还在烦人的响着,他下意识摸了摸一把,但是却没有在枕边摸到,当他顺着闹铃声看去的时候,却发现手机竟然直挺挺的立在床头柜上。

    “真是见鬼了。”

    常志伟完全不记得自己做完睡前,有将手机立在床头柜上,事实上也没有人会那么做。但是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尽管他不太记得了,但想来可能是他无意中放成这样的。

    将手机拿起来,然后关掉闹铃,紧接着,屏幕上便出现了正在录制的情形,上面的时间不断地走着,竟然已经录制了整整3个小时。

    或许是手机一直在录制视频的关系,所以这会儿上面仅剩下了最后一格虚电,他忙将录制关掉,不知道他这部破手机又是再搞哪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