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灵气逼人 第三十一章 光荣和梦想

第三十一章 光荣和梦想

作品:《灵气逼人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快走两步,楚歌就看到母校那块金灿灿的招牌,乍一看龙飞凤舞、气势非凡,和市里几所正规高校不相上下。

    只可惜旁边几块“挖掘机技术三个月速成”,“学厨师,来‘职校’,前途无忧”的招牌,深深出卖了学院的老底子——这些都是生源不足,入不敷出,不得已开办的短期培训班。

    说起来,工程机械操作,其实是一个特别有前途的专业。

    长达百年的“灾厄纪元”,人类文明一直在和地震、海啸、火山爆发等各种天灾抗衡,要在超级地震和狂暴飓风的双重肆虐下,保住一座座高楼林立的城市,工程机械是当之无愧的钢铁长城。

    到了灾厄纪元后期以及现在的涅槃纪元,波澜壮阔的重建和复兴开始了,又要在城市废墟乃至高山大海之间,建立新的,更加壮观和辉煌的超级大城,更离不开各种气势恢宏,技术含量极高的工程机械。

    所以,即便人类文明的绝大部分科技都在灾厄纪元中停滞不前甚至有所倒退,工程机械领域的各种装备和技术,却是突飞猛进,日新月异。

    用游戏术语来说,过去一百多年间,人类文明的全部“科技点”,除了投入到必不可少的军事领域,就是投入到了工程机械领域。

    现代工程机械,比起二十一世纪初期,何止领先一两百年,是不折不扣的“未来科技”。

    即便最基础、应用最广泛的挖掘机,也早就不再是简单的操纵杆、履带、大臂、小臂和挖斗,而是集成了包括冲击钻、震荡挖齿、智能行进系统甚至高周波震荡器和神经交互操作系统在内,搭载多种未来科技的综合作业平台,一台现代挖掘机,抵得过原先的十台——也只有驾驭这样既“聪明”又“强壮”的钢铁巨兽,人类文明才能抗击天灾,守护地球。

    在这样的趋势下,不但大量人才都投入到工程机械的设计、开发和生产当中,令“机械设计,机械改造,机械操作”变成人人趋之若鹜的热门专业,各大院校和社会力量也不断投入,开办了大量的相关院系、研究中心和培训班,那些精英设计师和王牌老司机的收入、地位、含金量,绝不逊色于百余年前的“金领阶层”。

    高等职业技术学院的工程机械操作专业,也曾辉煌过一阵子。

    然而,随着工程机械的设计和操作,不断朝着“模块化”和“傻瓜化”的方向发展,这里的机械专业,却显得有些尴尬。

    只是简单操作的话,学会挖掘机等常见工程机械实在不难,多亏了各种全自动操作系统和“傻瓜模式”的发展,就那么几个按钮,几根操纵杆,上两三个月的短途培训班就能学会——甚至不用专门培训,就托亲戚到工地上找个老师傅带一带,几个月下来也能熟练。

    用圈子里的话就是:“这年头会开挖掘机的人,比会骑自行车的还多。”

    在灵活性方面,两年制的高职,显然没办法和大部分短期培训班相比。

    而往更专业的精细处下功夫,即便最基础的挖掘机操作,也有许多值得研究的地方,包括危险场地作业,高空、隧道和洞窟作业,天灾环境甚至战争环境下高强度连续作业,还有挖掘特殊作业面,挖掘机的维修、强化改造乃至全新设计,又设计到力学、材料学、能源学……里面的学问又大了去了,一辈子都研究不完。

    在“高精尖”的方向上,职校又远远不是四年制大学和研究中心的对手——灵山市就有两所非常不错的综合性大学,灵山大学和灵山工业学院,机械系都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那才是正经八百培养机械师、工程师、设计师和顶级操作手的地方。

    职校唯一的好处,大概只剩下历史悠久,从“末日大地震”后期就创建,几十年下来,搜罗了大量别处不要的废铜烂铁——几乎报废的古董工程机械,只要学生愿意学,涉猎能比较广泛,市面上大部分工程机械的操作技巧都能学会,就算不精通,能占个“广”字,勉强算是“万金油”,到哪儿都能混口饭吃。

    对楚歌来说,还有一个小好处——为了赚钱,勤工俭学,经常帮老师维修那些老掉牙的古董机,学到一手还凑合的维修技巧吧。

    总之,楚歌他们班马上就要毕业,该学的手艺也都学得差不多,同学们本来就不怎么爱念书,这会儿更是整天逃课出去,打游戏的打游戏,打黑工的打黑工,没多少人愿意回来听天书一样的理论课。

    两天前“灵气复苏”的爆炸性新闻,更是在同学当中掀起惊天狂澜,楚歌昨晚扫了几眼班级群,发现绝大多数同学的态度都是:“灵气复苏,天下大乱,还学个毛线啊,快出去HIGH!”

    当然,这都是借口,这帮家伙,就算天下没大乱,也没见他们好好上学啊。

    星期一的第一节课,是“严铁手”的上机实操,这也是楚歌唯一喜欢上的课,如果是枯燥乏味的理论课,说不定他也要蠢蠢欲动。

    绕过一号教学楼,楚歌来到足足有七八个足球场大的训练场。

    迎面而来,是一排金光闪闪的雕像——都是过去百年,人类对抗天灾的战争中损毁的工程机械,被拖回来涂上金灿灿的涂料,充当永不磨灭的丰碑。

    楚歌心中,原本充满杂念,一见到这些工程机械的雕像,不知怎么,心一下子沉静了,脑中充满悲壮和慷慨的轰鸣。

    “‘骆驼’超巨型二十八轮载重卡车,八一重工出品,最经典的全地形越野载重卡车,灾厄纪元19年,对抗‘怒龙江洪水大爆发’的战役中,整整一百名军人驾驭着一百辆‘骆驼’,运载着近百万吨岩石和沙土,直挺挺冲进怒龙江,封堵即将崩溃的堤坝,他们等到最后关头才跳车,牺牲了67人,却保住了怒龙江下游的几十座城市,几千万民众!

    “‘铁牛一代’多功能挖掘机,在‘富士大地震’中表现出色,无数我们的军人、工程部队战士和消防救援志愿者,都是驾驶着‘铁牛一代’,扛着红旗,组成钢铁洪流,浩浩荡荡,席卷东洋、南洋,将我们的荣耀和希望,从虾夷洒向琉球,从安南洒向暹罗,直至爪哇,几内亚!

    “‘饕餮’岩石粉碎和掘进机器,无论是封堵黄石火山之役,还是疏通五大湖之役,包括后续重建太平洋东岸的一系列会战中,都有上佳表现,拯救无数民众,令他们对来自东方的力量心悦诚服,感激涕零。

    “正是依靠无数‘骆驼、铁牛、饕餮’这样强大的工程机械,再加上工程战士——‘钢铁骑士’的不懈努力,时隔五百年,这颗星球的霸权,再次倾向东方!”

    楚歌心中感慨不已。

    在风平浪静的二十一世纪初,操作工程机械并不被人重视,“开挖掘机”经常被人戏谑,是很粗鄙的工作。

    但在多灾多难又充满了豪情壮志的今天,“挖掘机”早已成为一种象征,它代表所有的工程机械,象征人类为了生存,不断战斗,建设家园和文明的决心、意志、力量。

    天灾来袭时,挖掘机就是最后的城墙。

    天灾过去后,挖掘机就是复兴的希望。

    无论家园如何满目疮痍,不管天灾人祸何等疯狂,只要还有一台挖掘机能隆隆作响,人类文明便永远不会忘却昔日的辉煌和未来的梦想!

    楚歌深吸一口气,跨过这些支离破碎、严重扭曲、几乎变成废铜烂铁,却依旧闪耀着光芒的雕像,走进训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