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灵气逼人 第三百八十三章 再次狭路相逢

第三百八十三章 再次狭路相逢

作品:《灵气逼人
热门推荐:战国大司马

    楚歌好容易跳过障碍,转过拐角去看时,前面通往大街的通道洞开,洪磊已经不见踪影。

    不过,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却出现阵阵骚动,像是有一头喝醉酒的公牛,正低着头在人群中猛冲。

    一定是洪磊!

    楚歌眉毛一扬,注意到四面八方还有很多头“愤怒的公牛”朝这里猛冲过来。

    显然是“镰刀”赵廉的部下。

    “这帮家伙,真想不惜一切代价,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动手?”楚歌眉头紧锁,束手无策。

    这时候,洪磊也意识到自己陷入包围,陡然间加快速度,撞倒了不少路人。

    一时间,路人的咒骂,暴喝以及纠缠,把整条大街闹得鸡飞狗跳。

    洪磊趁机又钻回了街道两旁的某间酒吧,借助密集人潮的掩护飞快逃窜。

    楚歌紧追不舍,却是迷失了方向,无意间一回头,正好看到“镰刀”赵廉那张严肃而阴郁的面孔。

    两人目光接触,很明显,赵廉也认出了楚歌,并给了他一个“不要碍事”的眼神。

    楚歌眼珠一转,乖乖退了出来,冷眼旁观赵廉的手下抓捕洪磊。

    自己却跑到酒吧一条街最高的五层楼建筑上,屏息凝神,关注着下方的骚乱。

    果然,身为资深退伍兵,又用浓烈的仇恨撕裂四维空间,引入大量神秘的灵能来荡涤大脑,淬炼体魄,此刻的洪磊,化身黑色闪电,哪会这么容易,落入“镰刀”赵廉的罗网?

    赵廉的手下,就像没头苍蝇般在酒吧一条街两旁的酒吧里乱转,除了招惹一帮酩酊大醉的酒客,引发更大规模的骚乱之外,却没半点收获。

    就在这时,“轰”,西南方向一间酒吧的后厨,甚至发生了煤气爆炸的事故,熊熊烈焰一下子窜上了酒吧后面的小巷。

    “啊!”

    酒吧一条街上的路人,顿时大呼小叫,纷纷跑动起来,令骚乱的级数,瞬间提升十倍。

    不少特别调查员,都被纷乱的人潮裹挟,空有一身力气却无处发泄,气得直跺脚。

    当然也有人,气势汹汹直扑煤气爆炸的酒吧而去。

    包括埋伏在制高点的狙击手,亦纷纷将锐利的视线,投向西南方向。

    楚歌心中一动,却觉得事情不会这样简单。

    或许他没有“镰刀”赵廉的战斗经验这么丰富,但说到追踪敌人,他也有自己的手段,堪称“领先二十二世纪的尖端技术”。

    楚歌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

    整片胸膛高高隆起,两片肺叶仿佛变成了两枚炸弹。

    “洪磊!”

    楚歌将震惊能量凝聚到肺叶,喉管和声带上,声音似虎啸龙吟,雷音滚滚,又像飓风和海啸,席卷方圆三五里,震得所有人耳朵都嗡嗡作响。

    顿时,无数枚金色萤火虫般的震惊能量,冉冉升起。

    不过,震惊能量和震惊能量不同。

    金色萤火虫,亦有明有暗,有大有小,有璀璨夺目和暗淡无比的分别,也有飞起的先后顺序。

    人在听到雷霆巨响时,当然会本能震惊。

    但如果“雷霆巨响”的内容,正是自己的名字,那震惊就更加强烈而且迅速,有可能在意识尚未反应过来之前,神经就刺激身体分泌激素,激荡脑电波,释放出大量的震惊能量了。

    所以,真正的洪磊听到楚歌的呐喊,应该会比所有人,更早一点点爆发出震惊能量。

    他正处在落荒而逃,惊弓之鸟的状态,也不可能掩饰自己的情绪,他贡献的震惊能量,一定是最闪亮的那颗星。

    “又一次,抓到你了!”

    楚歌眯起眼睛,盯着酒吧一条街东南方向,飞快朝着东面移动的那一连串震惊能量,喃喃道。

    白天刚刚收割过洪磊的震惊能量,楚歌已经牢牢记住他的脑电波特征,当类似形态的震惊能量再次出现时,绝对不会认错。

    西南方向的煤气爆炸果然是幌子,应该是洪磊用某种方式遥控的,他的本尊早就逃窜到了东南方向,借助煤气爆炸的骚乱升级,离开酒吧一条街,重新回到刚才的超级市场区域。

    这一手,能暂时骗过“镰刀”赵廉,却瞒不过楚歌的眼睛。

    “镰刀”赵廉自然听到楚歌大喊“洪磊”。

    但他初来乍到,对楚歌的性格和超能力并没有深刻的了解,不知道楚歌为什么无缘无故要喊这么一嗓子。

    当“镰刀”赵廉再次抬头看时,楚歌已经从五层楼的天台上消失了。

    十分钟后,超级市场后面的货仓区域。

    超市早就过了打烊时间。

    一排排高大的铁架上摆满了货物,黑暗中,就像是一堵堵铜墙铁壁,组成错综复杂的迷宫。

    这里是灵山市规模最大的超级市场,区域划分繁多,各类商品应有尽有。

    既有充满热量的高能食物,也有足以置人于死地的五金维修工具。

    两道人影,就在这样充满诱惑又极度危险的“迷宫”之间追逐,纠缠,撕扯。

    最终,他们终于在五金维修工具的区域,在两排货架之间,迎头相撞,冷冷对峙。

    虽然没有开灯,但两人的眼睛都散发出野兽般的光芒,在黑暗中将彼此看得清清楚楚。

    楚歌。

    洪磊。

    此刻的洪磊,似乎年轻了几十岁,又恢复了当年在军队里备战特种兵的状态,腰杆挺得笔直,像是一杆标枪,眼神更是凌厉,犹如出鞘许久,却尚未染血的战刀。

    假发早已扯下,随意丢在一边,满头花白的乱发,却在一团迷离的黑雾笼罩下,渐渐变成纯黑色,旺盛到狂暴的生命力,亦不断冲击着他严重透支,近乎干涸的身体。

    一手拎着一支射钉枪,另一手抓着电焊面具,从被楚歌发现的那一刻开始,他似乎就已经明白自己的命运,再没任何隐瞒的必要。

    “洪大叔,我去过你的维修铺了。”

    楚歌简短道。

    “哦。”

    洪磊面无表情,回应比楚歌更加简短。

    “所以,我似乎也没必要问,你是不是黑色闪电这样显而易见的愚蠢问题?”

    楚歌继续道。

    “的确,没必要。”

    洪磊依旧惜字如金,一字一顿,每个字都像是一枚冰冻过的铁钉。

    “那么,投降吧。”

    楚歌死死盯着洪磊,不放过他手脚肌肉的每一次颤抖,防止他突然暴起伤人,“你应该非常清楚,我不是单枪匹马来追捕你——不开玩笑,我以人格和名誉保证,外面真有整整一队刚刚从无法之地调回来的特别调查员,还有非常协会的高手,加上大批特警,军方的一个快速反应旅和主战坦克师,还有两个航母编队正在周边海域待命,你没任何机会的!”

    “我很清楚,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敌人。”

    洪磊沙哑着喉咙,斩钉截铁道,“但你也应该清楚,就算真的没有机会,在小飞的仇没有报完之前,我都不会束手就擒的!”

    “如果您真想帮小飞报仇,就更应该乖乖投降,和我们合作,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楚歌道,“你越痛快合作,我们越能投入大量资源去侦破‘炎罗案’,否则,大把时间、精力还有人力物力都浪费在你身上,炎罗真要哈哈大笑,逃之夭夭了。

    “真的,投降吧,洪大叔,把你找到的监控视频还有其他证据全都交给我们,并且绝对相信我们——我曾经发过誓,现在当着你的面,不妨再发一次,我一定会竭尽所能,抓捕凶手,告慰小飞在天之灵的!”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楚歌,我愿意相信你的诚意,并不想和你动手。”

    洪磊依旧冷冷道,“只不过,没有任何一个父亲,会放弃亲手为儿子报仇雪恨的机会,心安理得坐等别人帮他的儿子伸张正义的!”

    这番话,在两人之间筑起一道无形的冰墙。

    敌意如冰锥,飞快生长。